高级检索

留言板

尊敬的读者、作者、审稿人, 关于本刊的投稿、审稿、编辑和出版的任何问题, 您可以本页添加留言。我们将尽快给您答复。谢谢您的支持!

姓名
邮箱
手机号码
标题
留言内容
验证码

东京都23区综合公园周边商业设施的分布特征研究

胡盛劼 陈泓宇 李雄

胡盛劼, 陈泓宇, 李雄. 东京都23区综合公园周边商业设施的分布特征研究[J]. 北京林业大学学报, 2021, 43(1): 103-118. doi: 10.12171/j.1000-1522.20200043
引用本文: 胡盛劼, 陈泓宇, 李雄. 东京都23区综合公园周边商业设施的分布特征研究[J]. 北京林业大学学报, 2021, 43(1): 103-118. doi: 10.12171/j.1000-1522.20200043
Hu Shengjie, Chen Hongyu, Li Xiong. Distribution characteristics of commercial facilities around the comprehensive parks in 23 districts of Tokyo[J]. Journal of Beijing Forestry University, 2021, 43(1): 103-118. doi: 10.12171/j.1000-1522.20200043
Citation: Hu Shengjie, Chen Hongyu, Li Xiong. Distribution characteristics of commercial facilities around the comprehensive parks in 23 districts of Tokyo[J]. Journal of Beijing Forestry University, 2021, 43(1): 103-118. doi: 10.12171/j.1000-1522.20200043

东京都23区综合公园周边商业设施的分布特征研究

doi: 10.12171/j.1000-1522.20200043
基金项目: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31670704)
详细信息
    作者简介:

    胡盛劼,博士生。主要研究方向:风景园林规划与设计。Email:287491505@qq.com 地址:100083 北京市海淀区清华东路35号北京林业大学园林学院

    通讯作者:

    李雄,教授,博士生导师。主要研究方向:风景园林规划设计理论与实践。Email:bearlixiong@sina.com 地址:同上

  • 中图分类号: TU986.5

Distribution characteristics of commercial facilities around the comprehensive parks in 23 districts of Tokyo

  • 摘要:   目的  在城市发展进程中,综合公园的使用与功能不再局限于其实际形态边界,而是逐渐与外部商业设施建立联系并共同成为城市更新与发展的推动力。分析外部商业设施分布特征并识别其与综合公园之间的潜在规律和联系,可为未来公园与商业设施规划建设提供重要依据。  方法  以东京都23区19座综合公园为研究对象,基于大数据获取,使用核密度估算、空间插值方法,定量分析综合公园周边商业设施的分布特征,结合综合公园自身特点、相关政策和本土文化等进行定性考察,总结商业设施分布特征与公园的联系。  结果  (1)城市发展早期阶段,宏观政策侧重于建立城市形象、防灾体系,促使综合公园周边商业用地规模大且与公园结合紧密,至中、后期转向解决城市问题、更新城市环境,促使综合公园周边商业用地规模小且与公园结合松散。(2)突出主题的综合公园促进周边商业设施集聚,在以历史为主题的公园周边表现为高集聚规模与程度、单集聚中心,在以功能和景观为主题的综合公园周边表现为集聚规模与程度低、多中心集聚。(3)综合公园功能设置与业态的集聚需求相匹配时,促使周边集聚需求强的商业设施集聚规模与程度高、集聚中心相对集中,促使集聚需求弱或不具备集聚需求的业态呈相反情况。(4)综合公园周边商业地价表现为中心区高于非中心区、非中心区内西高东低,89.48%的综合公园周边商业地价低于所在区平均地价,功能配置丰富的综合公园周边通常伴有地价高值产生。  结论  在规划层面,建议基于城市发展阶段及核心问题,制定与实际情况契合、与后续建设连贯的规划方案。在建设层面,建议公园配置回应城市及周边环境的使用需求,引导适宜类型的商业设施向综合公园周边集聚,实现二者作为整体促进城市有机更新和可持续平衡发展。
  • 图  1  综合公园分布图

    Figure  1.  Distribution of comprehensive parks

    图  2  综合公园周边用地属性分析

    Figure  2.  Analysis of land property around comprehensive parks

    图  3  综合公园周边商业设施空间聚集程度分析

    Figure  3.  Analysis of degree of spatial aggregation of commercial facilities around comprehensive parks

    图  4  零售−批发业分析

    Figure  4.  Analysis of retailing industry

    图  9  综合公园周边地价分析

    Figure  9.  Analysis of land value around comprehensive parks

    图  5  住宿−饮食服务业分析

    Figure  5.  Analysis of accommodation & catering industry

    图  6  生活相关服务业−娱乐业分析

    Figure  6.  Analysis of life service & entertainment industry

    图  7  新闻−通信业分析

    Figure  7.  Analysis of journalism & insurance industry

    图  8  金融−保险业分析

    Figure  8.  Analysis of finance & commercial industry

    表  1  2类综合公园缓冲圈内商业用地比例统计

    Table  1.   Statistics of commercial land ratio within buffers of 2 comprehensive park types %

    综合公园类型
    Type of
    comprehensive park
    I级缓冲圈
    Buffer Ⅰ
    (0.5 km)
    Ⅱ级缓冲圈
    Buffer Ⅱ
    (1 km)
    Ⅲ级缓冲圈
    Buffer Ⅲ
    (2 km)
    类型1 Type 130.3937.6631.31
    类型2 Type 23.4910.7914.30
    注:类型1对应各级缓冲圈中商业用地比例均高于所在区平均商业用地比例的6座综合公园;类型2对应其余13座综合公园。Notes: type 1 refers to 6 comprehensive parks having higher commercial land ratio than average commercial land ratio of their districts in all buffers, while type 2 refers to other 13 parks.
    下载: 导出CSV

    表  2  2类综合公园缓冲圈内集聚中心平均数量

    Table  2.   Average number of cluster centers within buffers of 2 comprehensive park types

    综合公园类型
    Comprehensive
    park type
    I级缓冲圈
    Buffer Ⅰ
    (0.5 km)
    Ⅱ级缓冲圈
    Buffer Ⅱ
    (1 km)
    Ⅲ级缓冲圈
    Buffer Ⅲ
    (2 km)
    类型1 Type 10.001.002.00
    类型2 Type 20.000.503.20
    注:类型1对应在Ⅲ级缓冲圈内商业设施的集聚规模明显较高的3座综合公园;类型2对应其余16座综合公园。Notes: type 1 refers to 3 comprehensive parks having significantly higher agglomeration level of commercial facilities in buffer Ⅲ, while type 2 refers to other 16 comprehensive parks.
    下载: 导出CSV

    表  3  2类综合公园缓冲圈内零售−批发业平均集聚等级与集聚中心数量统计

    Table  3.   Average number and level of cluster centers of retailing industry within buffers of 2 comprehensive park types

    综合公园类型
    Comprehensive park type
    Ⅱ级缓冲圈 Buffer Ⅱ (1 km)Ⅲ级缓冲圈 Buffer Ⅲ (2 km)
    平均集聚程度
    Average level of cluster
    平均集聚数量
    Average number of cluster
    平均集聚程度
    Average level of cluster
    平均集聚数量
    Average number of cluster
    类型1 Type 13.430.577.761.86
    类型2 Type 21.730.584.731.92
    下载: 导出CSV

    表  4  2类综合公园缓冲住宿−饮食服务业平均集聚等级与集聚中心数量统计

    Table  4.   Average number and level of cluster centers of accommodation & catering industry within buffers of 2 comprehensive park types

    综合公园类型
    Comprehensive park type
    Ⅱ级缓冲圈 Buffer Ⅱ (1 km)Ⅲ级缓冲圈 Buffer Ⅲ (2 km)
    平均集聚程度
    Average level of cluster
    平均集聚数量
    Average number of cluster
    平均集聚程度
    Average level of cluster
    平均集聚数量
    Average number of cluster
    类型1 Type 12.270.455.191.91
    类型2 Type 20.750.252.291.25
    下载: 导出CSV

    表  5  2类综合公园缓冲圈内生活相关服务业−娱乐业集聚中心平均集聚等级与集聚中心数量统计

    Table  5.   Average number and level of cluster centers of living service & entertainment industry within buffers of 2 comprehensive park types

    综合公园类型
    Comprehensive park type
    Ⅱ级缓冲圈 Buffer Ⅱ (1 km)Ⅲ级缓冲圈 Buffer Ⅲ (2 km)
    平均集聚程度
    Average level of cluster
    平均集聚数量
    Average number of cluster
    平均集聚程度
    Average level of cluster
    平均集聚数量
    Average number of cluster
    类型1 Type 12.360.733.81.82
    类型2 Type 20.250.131.841.50
    注:由于5类业态在Ⅰ级缓冲圈内均没有集聚中心分布,因此表格未列出。Notes: because all kinds of commercial industries don’t generate cluster center in buffer I, therefore data of buffer I are not listed.
    下载: 导出CSV

    表  6  综合公园Ⅲ级缓冲圈内平均商业地价统计

    Table  6.   Average land value within buffer Ⅲ of 2 comprehensive park types CNY/m2

    序号
    No.
    名称
    Name
    Ⅲ级缓冲圈平均地价
    Average land price of buffer Ⅲ (2 km)
    所在区平均地价
    Average land price in the district
    1 芝公园 Shiba Park 139 629.87 210 175.37
    2 日比谷公园 Hibiya Park 1 090 889.92*a 403 411.06
    3 户山公园 Toyama Park 68 668.97* 200 548.17
    4 和田堀公园 Wadahori Park 30 753.87b 37 898.96
    5 大岛小松川公园 Ojima Komatsugawa Park 23 860.91*b 24 168.69
    6 大泉中央公园 Oizumi Chuou Park 15 673.26 27 174.80
    7 东绫濑公园 Higashiayase Park 21 746.82b 22 618.99
    8 浮间公园 Ukima Park 21 644.70*b 29 146.19
    9 仙台堀川公园 Sendaihorikawa Park 22 941.99 35 013.79
    10 梦之岛公园 Yumenoshima Park 29 508.94 35 013.79
    11 龟户中央公园 Kameto Chuou Park 27 133.32* 35 013.79
    12 平和之森公园 Heiwanomori Park 27 336.26* 40 528.64
    13 综合休闲公园 Sougo Recreation Park 21 749.74*b 24 168.69
    14 品川区民公园 Shinagawakumin Park 51 206.32* 70 130.23
    15 新左近川亲水公园 Shinkasakonngawa Shinsui Park 25 007.81*a 24 168.69
    16 东白鬚公园 East Shirahige Park 20 358.64* 35 334.20
    17 林试之森公园 Rinshinomori Park 48 326.03 70 130.23
    18 木场公园 Kiba Park 34 010.06b 35 013.79
    19 汐入公园 Shioiri Park 23 088.87* 35 359.69
    注:a 表示高于所在区平均地价的公园,b 表示与所在区平均地价相近的公园,* 表示Ⅲ级缓冲圈内出现地价高值的公园。Notes: parks marked with a refer to land price around these parks which are higher than the average land price of their districts, parks marked with b refer to land price around parks which are close to the average land price of their districts, parks marked with * refer to extreme price of land value appearing inside buffer Ⅲ.
    下载: 导出CSV

    表  7  周边商业设施分布特征的关联因子

    Table  7.   Main associated factors of the distribution characteristics of commercial facilities around comprehensive parks

    商业设施分布特征 Distribution characteristics of commercial facility关联因子 Associated factor
    大类 Category小类 Class大类 Category小类 Class
    商业用地规模
    Scale of commercial land
    宏观政策
    Macro policy
    商业设施集聚
    Commercial facility cluster
    总体商业设施
    Overall commercial facility
    公园主题
    Theme of park
    新闻−通信业
    Journalism & insurance industry
    金融−保险业
    Finance & commercial industry
    零售−批发业
    Retailing industry
    特殊功能
    Unique function
    生活相关服务业−娱乐业
    Living service & entertainment industry
    功能配置
    Functional configuration
    运动休闲功能
    Sport & leisure function
    住宿−饮食服务业
    Accommodation & catering industry facility
    观光旅游功能
    Tourism function
    商业地价
    Commercial land price
    公园区位
    Location of park
    下载: 导出CSV
  • [1] 裘鸿菲. 中国综合公园的改造与更新研究[D]. 北京: 北京林业大学, 2009.

    Qiu H F. Study on reconstruction and renewal of Chinese comprehensive parks[D]. Beijing: Beijing Forestry University, 2009.
    [2] 電子政府の総合窓口. 都市公園法[DS/OL]. (1968−04−20) [2017−05−12]. https://elaws.e-gov.go.jp/search/elawsSearch/elaws_search/lsg0500/detail?lawId=331AC0000000079.

    e-GOV. Urban Park Act[DS/OL]. (1968−04−20) [2017−05−12]. https://elaws.e-gov.go.jp/search/elawsSearch/elaws_search/lsg0500/detail?lawId=331AC0000000079.
    [3] 日本国土交通省. 国土数値情報: 都市公園データ(P13-11_13_GML)[DS/OL]. [2020−04−09]. http://nlftp.mlit.go.jp/ksj/gml/cgi-bin/download.php.

    Ministry of Land, Infrastructure, Transport and Tourism. National land numerical information download service: data of city park (P13-11-13_GML)[DS/OL]. [2020−04−09]. http://nlftp.mlit.go.jp/ksj/gml/cgi-bin/download.php.
    [4] 橋詰直道. 東京都における都市公園の発達過程とその分布構造[J]. 地理学評論, 1980, 53(3):189−202. doi:  10.4157/grj.53.189.

    Hashitsumi J. Development process and distribution structure of urban parks in Tokyo[J]. Geographical Review, 1980, 53(3): 189−202. doi:  10.4157/grj.53.189.
    [5] 北村徳太郎. 都市の公園計画一応の理論[J]. 都市公論, 1932, 15(12):7−50.

    Kitamura T. A preliminary theory of urban park planning[J]. The Municipal Review, 1932, 15(12): 7−50.
    [6] 蓑茂寿太郎. 都市公園の配置計画理論に関する研究[J]. 造園雑誌, 1977, 40(4):40−51.

    Minomo T. Studies on a planning theory for the disposition of public parks[J]. Journal of the Japanese Institute of Landscape Architects, 1977, 40(4): 40−51.
    [7] 近藤公夫. 利用者論としての公園緑地に関する計画的研究から[J]. 造園雑誌, 1982, 46(2):134−139. doi:  10.5632/jila1934.46.134.

    Kondoh K. Several problems of planning studies for parks and open space from a viewpoint of recreational users[J]. Journal of the Japanese Institute of Landscape Architects, 1982, 46(2): 134−139. doi:  10.5632/jila1934.46.134.
    [8] 俵浩三. 中核都市における中央公園の歴史的性格[J]. 造園雑誌, 1985, 48(5):264−269.

    Tawara H. Historical character of “Central Parks” in Japanese major cities[J]. Journal of the Japanese Institute of Landscape Architects, 1985, 48(5): 264−269.
    [9] 三根正大. 設置経緯からみた東京23区における都立公園の類型[G]//早稲田社会科学総合研究(别册): 2015年度学生論文集. 东京: 早稲田大学社会科学学会, 2015: 115−127.

    Mine M. Based on the development history of the Tokyo 23 districts to the type of park[G]//Waseda studies in social sciences (special issue): collection of 2015 student papers. Tokyo: The Society of Social Sciences of Waseda University, 2015: 115−127.
    [10] 下村泰彦, 増田昇, 安部大就, 等. 近隣居住者の街区公園の利用行動に関する研究[J]. ランドスケープ研究, 1994, 58(5):217−220. doi:  10.5632/jila.58.5_217.

    Shimomura Y, Noboru M, Abe D, et al. Study on resident’s behavior of block park in neighborhood[J]. Journal of The Japanese Institute of Landscape Architecture, 1994, 58(5): 217−220. doi:  10.5632/jila.58.5_217.
    [11] 田中美穂, 包清博之, 杉本正美. 市街地状況の違いと公園利用行動からみた公園に対する評価特性に関する基礎的研究[J]. ランドスケープ研究, 2000, 64(5):655−658. doi:  10.5632/jila.64.655.

    Tanaka M, Kanekiyo H, Sugimoto M. A basic study to recognize the relationships between parks and its surroundings in three urban areas of different characteristics[J]. Journal of The Japanese Institute of Landscape Architecture, 2000, 64(5): 655−658. doi:  10.5632/jila.64.655.
    [12] 塚田伸也, 森田哲夫, 湯沢昭. 前橋市の総合公園(前橋公園)を事例とした地方都市における市街地大公園の利用的課題[J]. ランドスケープ研究, 2009, 72(5):849−854. doi:  10.5632/jila.72.849.

    Tsukada S, Iwama Y, Yuzawa A. A consideration on actual condition and subject of large-scale park in down town: a case study of Maebashi-Park[J]. Journal of The Japanese Institute of Landscape Architecture, 2009, 72(5): 849−854. doi:  10.5632/jila.72.849.
    [13] 蔡鸿昌, 武田重昭, 加我宏之, 等. アクセシビリティから捉えた都市公園の選択性の評価に関する研究[J/OL]. 都市計画論文集, 2014, 49: 261−266 [2020−03−16]. https://www.jstage.jst.go.jp/article/journalcpij/49/3/49_261/_article/-char/ja/.

    Cai H C, Takeda S, Kage H, et al. Study on evaluation of the presence of residents’ choice of urban parks based on accessibility to urban parks[J/OL]. Journal of The City Planning Institute of Japan, 2014, 49: 261−266 [2020−03−16]. https://www.jstage.jst.go.jp/article/journalcpij/49/3/49_261/_article/-char/ja/.
    [14] 金子忠一, 蓑茂太郎. 都市公園における駐車場利用者の特性に関する研究[J/OL]. 造園雑誌, 1987, 50(5): 245−250 [2020−04−09]. https://www.jstage.jst.go.jp/article/jila1934/50/5/50_5_245/_pdf.

    Kaneko T, Minomo T. A study on the distinction of user of parking-lot in public parks[J/OL]. Journal of the Japanese Institute of Landscape Architects, 1987, 50(5): 245−250 [2020−04−09]. https://www.jstage.jst.go.jp/article/jila1934/50/5/50_5_245/_pdf.
    [15] 高橋恒, 福田成二. 公園の利用·圏域と地域的性格について: 空間の地域的性格に関する研究(2)[G/OL]//日本建築学会計画系論文報告集. 东京: 日本建築学会, 1993, 454: 133−143 [2020−02−18]. https://ci.nii.ac.jp/naid/110004083204/ja/.

    Takahashi K, Fukuda S. The sphere under the influence of a park and its regional character: study on the regional character of space 2 [G/OL]. Journal of Architecture, Planning and Environmental Engineering (Transactions of AIJ). Tokyo: Architectural Institute of Japan, 1993, 454: 133−143 [2020−0218]. https://ci.nii.ac.jp/naid/110004083204/ja/.
    [16] 佐久間啓吾, 永井護, 本橋稔. 観光レクリエーション地区における歩行行動特性に関する研究[J]. 都市計画論文集, 1998, 33:697−702.

    Sakuma K, Nagai M, Motohashi M. A study on characteristics of pedestrian’s behavior in the tourist district[J]. Journal of the City Planning Institute of Japan, 1998, 33: 697−702.
    [17] 木村希, 松行美帆子, 中村文彦等. 中心市街地における公共空間の周辺エリアのイメージと回遊行動への影響に関する研究: 南池袋公園をケーススタディとして[J]. 都市計画論文集, 2018, 53:341−348.

    Kimura N, Matsuyuki M, Nakamura F, et al. A study on the effects of public open spaces on area image perception and pedestrian walking behavior in city centers: a case study of Minami Ikebukuro Park[J]. Journal of the City Planning Institute of Japan, 2018, 53: 341−348.
    [18] 小松広明. 商業地における公園緑地の地価形成に関する研究[J]. 日本不動産学会誌, 2008, 21(4):103−114. doi:  10.5736/jares1985.21.4_103.

    Komatsu H. A study on land pricing structure of urban public parks in commercial areas[J]. The Japanese Journal of Real Estate Sciences, 2008, 21(4): 103−114. doi:  10.5736/jares1985.21.4_103.
    [19] 李方正, 戴超兰, 姚朋. 北京市中心城社区公园使用时空差异及成因分析: 基于58个公园的实证研究[J]. 北京林业大学学报, 2017, 39(09):91−101.

    Li F Z, Dai C L, Yao P. Spatial-temporal pattern and causes of the use of community parks in central city of Beijing: an empirical study based on 58 parks[J]. Journal of Beijing Forestry University, 2017, 39(09): 91−101.
    [20] 李方正, 钱蕾西, 臧凤岐, 等. 基于腾讯出行大数据的北京市郊野公园游憩使用及影响因素研究[J]. 风景园林, 2019, 26(4):77−82.

    Li F Z, Qian L X, Zang F Q, et al. Study on recreational use and influencing factors of country parks in Beijing based on Tencent travel big data[J]. Landscape Architecture, 2019, 26(4): 77−82.
    [21] 朱鹤, 刘家明, 陶慧, 等. 北京城市休闲商务区的时空分布特征与成因[J]. 地理学报, 2015, 70(8):1215−1228. doi:  10.11821/dlxb201508003.

    Zhu H. Liu J M, Tao H, et al. Spatial and temporal distribution characteristics and causes of Beijing urban leisure business district[J]. Acta Geographica Sinica, 2015, 70(8): 1215−1228. doi:  10.11821/dlxb201508003.
    [22] 杨颖颖. 城市地价空间分布特征及其影响因素研究[D]. 西安: 西北大学, 2016.

    Yang Y Y. A study on the spatial distribution characteristics of urban land value and its influencing factors: a case study of Xi’an City[D]. Xi’an: Northwest University, 2016.
    [23] 东京都建设局. 公園調書 [EB/OL]. (2019−04−01) [2020−04−09]. https://www.kensetsu.metro.tokyo.lg.jp/content/000045669.pdf.

    Tokyo Bureau of Construction. Park Investigation Report [EB/OL]. (2019−04−01) [2020−04−09]. https://www.kensetsu.metro.tokyo.lg.jp/content/000045669.pdf.
    [24] 东京都建设局. 芝公園マネジメントプラン[EB/OL]. [2020−04−09]. https://www.kensetsu.metro.tokyo.lg.jp/content/000021364.pdf.

    Tokyo Bureau of Construction. Shiba Park management plan[EB/OL]. [2020−04−09]. https://www.kensetsu.metro.tokyo.lg.jp/content/000021364.pdf.
    [25] 东京都建设局. 戸山公園マネジメントプラン[EB/OL]. [2020−04−09]. https://www.kensetsu.metro.tokyo.lg.jp/content/000021373.pdf.

    Tokyo Bureau of Construction. Toyama Park management plan[EB/OL]. [2020−04−09]. https://www.kensetsu.metro.tokyo.lg.jp/content/000021373.pdf.
    [26] 东京都建设局. 日比谷公園マネジメントプラン[EB/OL]. [2020−04−09]. https://www.kensetsu.metro.tokyo.lg.jp/content/000021378.pdf.

    Tokyo Bureau of Construction. Hibiya Park management plan[EB/OL]. [2020−04−09]. https://www.kensetsu.metro.tokyo.lg.jp/content/000021378.pdf.
    [27] 东京都建设局. 大泉中央公園マネジメントプラン[EB/OL]. [2020−04−09]. https://www.kensetsu.metro.tokyo.lg.jp/content/000021352.pdf.

    Tokyo Bureau of Construction. Oizumi Chuou Park management plan[EB/OL]. [2020−04−09]. https://www.kensetsu.metro.tokyo.lg.jp/content/000021352.pdf.
    [28] 东京都建设局. 和田堀公園マネジメントプラン[EB/OL]. [2020−04−09]. https://www.kensetsu.metro.tokyo.lg.jp/content/000021385.pdf.

    Tokyo Bureau of Construction. Wadahori Park management plan[EB/OL]. [2020−04−09]. https://www.kensetsu.metro.tokyo.lg.jp/content/000021385.pdf.
    [29] 东京都建设局. 東綾瀬公園マネジメントプラン[EB/OL]. [2020−04−09]. https://www.kensetsu.metro.tokyo.lg.jp/content/000021375.pdf.

    Tokyo Bureau of Construction. Higashiayase Park management plan[EB/OL]. [2020−04−09]. https://www.kensetsu.metro.tokyo.lg.jp/content/000021375.pdf.
    [30] 东京都建设局. 浮間公園マネジメントプラン[EB/OL]. [2020−04−09]. https://www.kensetsu.metro.tokyo.lg.jp/content/000021375.pdf.

    Tokyo Bureau of Construction. Ukima Park management plan[EB/OL]. [2020−04−09]. https://www.kensetsu.metro.tokyo.lg.jp/content/000021375.pdf.
    [31] 东京都建设局. 夢の島公園マネジメントプラン[EB/OL]. [2020−04−09]. https://www.kensetsu.metro.tokyo.lg.jp/content/000021380.pdf.

    Tokyo Bureau of Construction. Yumenoshima Park management plan[EB/OL]. [2020−04−09]. https://www.kensetsu.metro.tokyo.lg.jp/content/000021380.pdf.
    [32] 东京都建设局. 亀戸中央公園マネジメントプラン[EB/OL]. [2020−04−09]. https://www.kensetsu.metro.tokyo.lg.jp/content/000021356.pdf.

    Tokyo Bureau of Construction. Kameto Chuou Park management plan[EB/OL]. [2020−04−09]. https://www.kensetsu.metro.tokyo.lg.jp/content/000021356.pdf.
    [33] 东京都建设局. 東白鬚公園マネジメントプラン[EB/OL]. [2020−04−09]. https://www.kensetsu.metro.tokyo.lg.jp/content/000021376.pdf.

    Tokyo Bureau of Construction. East Shirahige Park management plan[EB/OL]. [2020−04−09]. https://www.kensetsu.metro.tokyo.lg.jp/content/000021376.pdf.
    [34] 东京都建设局. 林試の森公園マネジメントプラン[EB/OL]. [2020−04−09]. https://www.kensetsu.metro.tokyo.lg.jp/content/000021383.pdf.

    Tokyo Bureau of Construction. Rinshinomori Park management plan[EB/OL]. [2020−04−09]. https://www.kensetsu.metro.tokyo.lg.jp/content/000021383.pdf.
    [35] 东京都建设局. 木場公園マネジメントプラン[EB/OL]. [2020−4−9]. https://www.kensetsu.metro.tokyo.lg.jp/content/000021358.pdf.

    Tokyo Bureau of Construction. Kiba Park Management Plan[EB/OL]. [2020−04−09]. https://www.kensetsu.metro.tokyo.lg.jp/content/000021358.pdf.
    [36] 东京都建设局. 大島小松川公園マネジメントプラン[EB/OL]. [2020−04−09]. https://www.kensetsu.metro.tokyo.lg.jp/content/000021353.pdf.

    Tokyo Bureau of Construction. Ojima Komatsugawa Park management plan[EB/OL]. [2020−04−09]. https://www.kensetsu.metro.tokyo.lg.jp/content/000021353.pdf.
    [37] 东京都建设局. 汐入公園マネジメントプラン[EB/OL]. [2020−04−09]. https://www.kensetsu.metro.tokyo.lg.jp/content/000021361.pdf.

    Tokyo Bureau of Construction. Shioiri Park management plan[EB/OL]. [2020−04−09]. https://www.kensetsu.metro.tokyo.lg.jp/content/000021361.pdf.
    [38] 日本国土交通省. 国土数値情報: 都市地域土地利用細分メッシュデータ(L03-b-u-14_5339-tky)[DS/OL]. [2020−04−09]. http://nlftp.mlit.go.jp/ksj/gml/cgi-bin/download.php.

    Ministry of Land, Infrastructure, Transport and Tourism. National land numerical information download service: data of cite land use (L03-b-u-14_5339-tky)[DS/OL]. [2020−04−09]. http://nlftp.mlit.go.jp/ksj/gml/cgi-bin/download.php.
    [39] 日本国土交通省. 国土数値情報: 地価公示データ(L01-18_13_GML)[DS/OL]. [2020−04−09]. http://nlftp.mlit.go.jp/ksj/gml/cgi-bin/download.php.

    Ministry of Land, Infrastructure, Transport and Tourism. National land numerical information download service: data of land value (L01-18_13_GML)[DS/OL]. [2020−04−09]. http://nlftp.mlit.go.jp/ksj/gml/cgi-bin/download.php.
    [40] 张康聪, 陈健飞. 地理信息系统导论[M]. 3版. 北京: 科学出版社, 2009.

    Zhang K C, Chen J F. Introduction to geographic information systems[M]. 3rd ed. Beijing: Science Press, 2009.
    [41] 汤国安, 杨昕. ArcGIS 地理信息系统空间分析实验教程[M]. 北京: 科学出版社, 2010: 401−421.

    Tang G A, Yang X. ArcGIS spatial analysis experimental instruction[M]. Beijing: Science Press, 2010: 401−421.
    [42] 藤崎健一郎, 島田久美子. 東京都区部における都市公園開設史の量的解析[J]. 造園雑誌, 1990, 53(5):79−84.

    Fujisaki K, Simada K. Quantitative analysis of the history of park development in Tokyo[J]. Journal of the Japanese Institute of Landscape Architects, 1990, 53(5): 79−84.
    [43] 李树华. 东京城市公园绿地建设的历史发展、课题与目标[C]//北京园林学会, 北京市园林绿化局, 北京市公园管理中心. 2010北京园林绿化新起点. 北京: 中国林业出版社, 2010: 37−45.

    Li S H. Historical development, subject and objective of Tokyo City park green space construction[C]//Beijing Society of Landscape Architecture, Beijing Municipal Bureau of Landscaping, Beijing Park Management Center. 2010 new starting for landscape architecture in Beijing. Beijing: China Forestry Publishing House, 2010: 37−45.
    [44] 藤田直子, 熊谷洋一. GIS解析による都市における神社·寺院·公園の立地地点の分布形態の差異に関する研究[J]. 景観生態学, 2007, 12(1):9−21. doi:  10.5738/jale.12.9.

    Fujita N, Kumagai Y. Comparative study between distributions of shrine, temple and park in urban areas analyzed by GIS[J]. Landscape Ecology, 2007, 12(1): 9−21. doi:  10.5738/jale.12.9.
    [45] 张艺真. 基于多源POI数据的郑州市商业设施空间分布特征研究[D]. 郑州: 郑州大学, 2018.

    Zhang Y Z. Spatial distribution characteristics of commercial facilities in Zhengzhou based on multi-source POI data[D]. Zhengzhou: Zhengzhou Univerciy, 2018.
    [46] 江戸川区市役所. 江戸川区景観計画 [EB/OL]. (2019−04−01) [2020−04−09]. https://www.city.edogawa.tokyo.jp/e016/toshikeikaku/keikan/keikan/keikan_keikaku/edogawakukeikankeikaku.html.

    The Edogawa City official. Edogawa city landscape planning. [EB/OL]. (2019−04−01) [2020−04−09]. https://www.city.edogawa.tokyo.jp/e016/toshikeikaku/keikan/keikan/keikan_keikaku/edogawakukeikankeikaku.html.
    [47] 夏柏杨. 基于开源地图数据的哈尔滨市商业设施聚集性分布特征研究[D]. 哈尔滨: 哈尔滨工业大, 2019.

    Xia B Y. Open-source map data based agglomeration of commercial facilities of Harbin[D]. Harbin: Harbin Institute of Tcecnology, 2019.
    [48] 神林翠, 雨宮護, 横張真等. 江戸の寺院庭園の利用実態と近代化による変容[J]. ランドスケープ研究, 2008, 71(5):463−468. doi:  10.5632/jila.71.463

    Kamibayashi M, Amemiya M, Yokohari M, et al. The use of temple gardens in edo era and their transformation processes during Meiji era[J]. Journal of The Japanese Institute of Landscape Architecture, 2008, 71(5): 463−468. doi:  10.5632/jila.71.463
    [49] 岳彩召. 基于城市公园绿地建设的土地增值模型研究[D]. 徐州: 中国矿业大学, 2016.

    Yue C Z. Study on land value increment model based on urban park green space construction[D]. Xuzhou: China University of Mining and Technology, 2016.
  • [1] 王瑞琦, 仇渊勋, 李雄.  以生境保护优先的北京市第二道绿化隔离地区郊野公园选址方法 . 北京林业大学学报, 2021, 43(2): 127-137. doi: 10.12171/j.1000-1522.20200135
    [2] 张智勇, 王瑜, 艾宁, 刘广全, 刘长海.  陕北黄土区不同植被类型土壤有机碳分布特征及其影响因素 . 北京林业大学学报, 2020, 42(11): 56-63. doi: 10.12171/j.1000-1522.20200013
    [3] 李膨利, MuhammadAmir Siddique, 樊柏青, 黄华国, 刘东云.  下垫面覆盖类型变化对城市热岛的影响 . 北京林业大学学报, 2020, 42(3): 99-109. doi: 10.12171/j.1000-1522.20190045
    [4] 刘芳妮, 尹豪, 周旭.  居住区楼间绿化对建筑采光条件影响的数字模拟研究 . 北京林业大学学报, 2020, 42(12): 101-114. doi: 10.12171/j.1000-1522.20200039
    [5] 徐一丁, 杨子蕾, 李运远.  北京市城市边缘区通风廊道型林地营建方法研究 . 北京林业大学学报, 2020, 42(2): 135-148. doi: 10.12171/j.1000-1522.20190002
    [6] 陈宇轩, 高广磊, 张英, 丁国栋, 朴起亨, 赵洋, 王陇.  呼伦贝尔沙地风沙土粒径分布特征 . 北京林业大学学报, 2019, 41(8): 124-130. doi: 10.13332/j.1000-1522.20180348
    [7] 任玉连, 陆梅, 曹乾斌, 李聪, 冯峻, 王志胜.  南滚河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典型植被类型土壤有机碳及全氮储量的空间分布特征 . 北京林业大学学报, 2019, 41(11): 104-115. doi: 10.13332/j.1000-1522.20180319
    [8] 李方正, 刘阳, 施瑶, 胡凯富, 郑曦.  基于生态系统服务功能模拟演算的绿色空间规划框架 . 北京林业大学学报, 2019, 41(11): 125-136. doi: 10.13332/j.1000-1522.20190149
    [9] 徐梦林, 李冠衡, 鞠鲤懋.  基于ENVI技术下的蒙山风景区景观格局动态评估与分析 . 北京林业大学学报, 2019, 41(10): 107-120. doi: 10.13332/j.1000-1522.20190240
    [10] 尹豪, 秦诗语, 李马金, 彭蕾.  北京市公园绿地中灌木生长形态的美景度评价及影响因子研究 . 北京林业大学学报, 2019, 41(10): 83-90. doi: 10.13332/j.1000-1522.20190069
    [11] 赵人镜, 戈晓宇, 李雄.  “留白增绿”背景下北京市栖息生境型城市森林营建策略研究 . 北京林业大学学报, 2018, 40(10): 102-114. doi: 10.13332/j.1000-1522.20180187
    [12] 于淼, 戈晓宇.  基于SWMM模拟的首钢西十地块低影响开发系统雨洪调控效果研究 . 北京林业大学学报, 2018, 40(12): 97-109. doi: 10.13332/j.1000-1522.20180324
    [13] 郭丽玲, 潘萍, 欧阳勋志, 宁金魁, 臧颢, 刘苑秋, 杨阳, 桂亚可.  赣南马尾松天然林不同生长阶段碳密度分布特征 . 北京林业大学学报, 2018, 40(1): 37-45. doi: 10.13332/j.1000-1522.20170186
    [14] 万盼, 刘灵, 赵中华, 王千雪, 胡艳波, 王宏翔, 惠刚盈.  沙地樟子松天然林林木大小分布特征 . 北京林业大学学报, 2017, 39(7): 1-9. doi: 10.13332/j.1000-1522.20170132
    [15] 尹豪, 马毅敏, 谢潇萌.  居住区绿地中生长残损植物研究——以北京为例 . 北京林业大学学报, 2017, 39(10): 101-108. doi: 10.13332/j.1000-1522.20170310
    [16] 王斌, 杨秀珍, 戴思兰.  4种园林树木抗旱性的综合分析 . 北京林业大学学报, 2013, 35(1): 95-102.
    [17] 盛后财, 蔡体久, 郎燕, 柴汝杉, 高德武.  凉水自然保护区猴腿蹄盖蕨分布特征及其可持续利用 . 北京林业大学学报, 2013, 35(1): 77-82.
    [18] 云雷, 毕华兴, 马雯静, 田晓玲, 崔哲伟, 周晖子, 朱悦.  晋西黄土区林草复合系统土壤养分分布特征及边界效应 . 北京林业大学学报, 2011, 33(2): 37-42.
    [19] 李少宁, 王燕, 张玉平, 潘青华, 金万梅, 白金.  北京典型园林植物区空气负离子分布特征研究 . 北京林业大学学报, 2010, 32(1): 130-135.
    [20] 徐双民, 吕建雄, 潘存德, 朱教君, 陈文汇, 李发东, 颜容, 杨振德, 金小娟, 南海龙, 翟明普, 王玉杰, 肖生春, 谭伟, 孙晓梅, 时尽书, 高峻, 李绍才, 张宇清, 窦军霞, 李世东, 胡晓丽, 张冰玉, 范丙友, 韩海荣, 胡诗宇, 肖洪浪, 周春江, 谢益民, 孙海龙, 刘俊昌, 康宏樟, 孟平, 李建章, 张守攻, 朱清科, 宋献方, 田小青, 刘红霞, 张一平, 苏晓华, 王云琦, 师瑞峰, 骆秀琴, 三乃, 冯仲科, 陆海, 刘昌明, 姜伟, 周文瑞, 赵博光, 齐实, 蔡怀, 蒋佳荔, 杨志荣, 吴斌, 张雁, 马钦彦, 李智辉, 岳良松, 齐实, 李义良, 赵双菊, 王笑山, 张劲松, 朱金兆, 张岩, 宋清海, 伊力塔, 蒲俊文, 蒋湘宁, 何磊, 张德荣, 姚山, 于静洁, 赵有科, 葛颂, 齐力旺, 张永安, 石丽萍, 曲良建, 杨聪, 吴庆利, 马超德, 刘元, 康峰峰, 崔保山, 吕守芳, 褚建民, 王建华, 刘鑫宇, 朱林峰, 王玉珠, 刘相超, 田颖川, 胡堃, 唐常源.  西双版纳热带季节雨林辐射垂直分布特征 . 北京林业大学学报, 2006, 28(2): 15-21.
  • 加载中
图(9) / 表 (7)
计量
  • 文章访问数:  81
  • HTML全文浏览量:  57
  • PDF下载量:  11
  • 被引次数: 0
出版历程
  • 收稿日期:  2020-02-17
  • 修回日期:  2020-10-28
  • 网络出版日期:  2020-12-08
  • 刊出日期:  2021-02-05

东京都23区综合公园周边商业设施的分布特征研究

doi: 10.12171/j.1000-1522.20200043
    基金项目: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31670704)
    作者简介:

    胡盛劼,博士生。主要研究方向:风景园林规划与设计。Email:287491505@qq.com 地址:100083 北京市海淀区清华东路35号北京林业大学园林学院

    通讯作者: 李雄,教授,博士生导师。主要研究方向:风景园林规划设计理论与实践。Email:bearlixiong@sina.com 地址:同上
  • 中图分类号: TU986.5

摘要:   目的  在城市发展进程中,综合公园的使用与功能不再局限于其实际形态边界,而是逐渐与外部商业设施建立联系并共同成为城市更新与发展的推动力。分析外部商业设施分布特征并识别其与综合公园之间的潜在规律和联系,可为未来公园与商业设施规划建设提供重要依据。  方法  以东京都23区19座综合公园为研究对象,基于大数据获取,使用核密度估算、空间插值方法,定量分析综合公园周边商业设施的分布特征,结合综合公园自身特点、相关政策和本土文化等进行定性考察,总结商业设施分布特征与公园的联系。  结果  (1)城市发展早期阶段,宏观政策侧重于建立城市形象、防灾体系,促使综合公园周边商业用地规模大且与公园结合紧密,至中、后期转向解决城市问题、更新城市环境,促使综合公园周边商业用地规模小且与公园结合松散。(2)突出主题的综合公园促进周边商业设施集聚,在以历史为主题的公园周边表现为高集聚规模与程度、单集聚中心,在以功能和景观为主题的综合公园周边表现为集聚规模与程度低、多中心集聚。(3)综合公园功能设置与业态的集聚需求相匹配时,促使周边集聚需求强的商业设施集聚规模与程度高、集聚中心相对集中,促使集聚需求弱或不具备集聚需求的业态呈相反情况。(4)综合公园周边商业地价表现为中心区高于非中心区、非中心区内西高东低,89.48%的综合公园周边商业地价低于所在区平均地价,功能配置丰富的综合公园周边通常伴有地价高值产生。  结论  在规划层面,建议基于城市发展阶段及核心问题,制定与实际情况契合、与后续建设连贯的规划方案。在建设层面,建议公园配置回应城市及周边环境的使用需求,引导适宜类型的商业设施向综合公园周边集聚,实现二者作为整体促进城市有机更新和可持续平衡发展。

English Abstract

胡盛劼, 陈泓宇, 李雄. 东京都23区综合公园周边商业设施的分布特征研究[J]. 北京林业大学学报, 2021, 43(1): 103-118. doi: 10.12171/j.1000-1522.20200043
引用本文: 胡盛劼, 陈泓宇, 李雄. 东京都23区综合公园周边商业设施的分布特征研究[J]. 北京林业大学学报, 2021, 43(1): 103-118. doi: 10.12171/j.1000-1522.20200043
Hu Shengjie, Chen Hongyu, Li Xiong. Distribution characteristics of commercial facilities around the comprehensive parks in 23 districts of Tokyo[J]. Journal of Beijing Forestry University, 2021, 43(1): 103-118. doi: 10.12171/j.1000-1522.20200043
Citation: Hu Shengjie, Chen Hongyu, Li Xiong. Distribution characteristics of commercial facilities around the comprehensive parks in 23 districts of Tokyo[J]. Journal of Beijing Forestry University, 2021, 43(1): 103-118. doi: 10.12171/j.1000-1522.20200043
  • 随着时代发展,综合公园与城市的关系愈发密切,其使用、功能、形态等方面正逐渐介入到周边环境当中[1]。周边环境中的商业设施与综合公园的联系十分紧密,二者在使用上相互带动,进而促进协同发展与有机更新,这就要求应当以整体性视角审视综合公园及其周边商业设施。通过对外部商业设施分布特征进行量化分析,结合对综合公园自身特点、相关政策和本土文化等方面的定性考察,可有效识别商业设施分布与综合公园之间的潜在规律与联系,对于指导城市总体规划与绿地系统规划配合,促进公园与商业设施建设发展并带动城市有机更新,保证资源有效利用具有重要意义。

    日本综合公园的定义是“以为全市市民提供休息、观赏、散步、游憩、运动等综合利用为目的的公园”[2],与我国绿地系统对综合公园的定义相一致。日本综合公园的建设以1873年太政官布达制定的5处公园为开端,经历了多次社会变革仍保持良好风貌,还与周边环境形成了协调、相互促进关系,尤其在与外部商业设施形成有机整体上十分突出。东京都作为日本首都,是日本现代城市公园重要的起源地、公园建设探索的试验地。目前东京都(含都立、区立及市町村立)已建成的75座[3]综合公园中有45座分布在东京都23区范围内,占到总数的60%。空间分布上,整体呈现以东京都23区为中心逐渐向外扩散的趋势[4]。时间跨度覆盖了从日本现代城市公园建设开始至今上百年的全部历史过程。可见,无论从数量上、空间分布上或时间跨度上,选取东京都23区综合公园,用以分析和研究日本综合公园外部商业设施的分布特征具有代表性。

    日本对综合公园的研究主要围绕配置标准、类型特征、公园使用等方面进行研讨。配置标准的讨论产生于日本公园建设起步之际,一批学者在研究国外先进理论后围绕公园类型和各类型的适宜面积、功能设置等方面进行讨论[5-7],为后续日本综合公园这一类型的出现及其配置标准的确立奠定了基础。在类型特征方面,俵浩三[8]和三根正大[9]以综合公园为对象,分类进行研究后指出掌握不同类型综合公园的特征有助于新规划公园与城市机能更好地融合,也有助于有效地更新维护已建成公园。在公园使用方面,研究的关注点经历了由公园内部向公园与外部环境的联系的转变[10-12]。在综合公园与外部环境的联系研究中,外部环境对综合公园使用的影响是重点研究领域[13]。综合来看,这类研究均以文献分析、现状及问卷调查作为研究方法,研究结果均指出了周边商业设施是较为显著的影响因素[14-17]。另外,还有少量研究表明,综合公园具有促进周边商业设施发展的能力[18]。但这类研究方法在面对大尺度区域研究时,大量的数据获取及分析具有一定难度,不易把握研究对象的空间分布特征、数量特征等情况。这会导致在规划建设、管理更新时,难以动态、精准、科学地解决问题;而运用大数据可以更为直接且客观地反映出各个要素的空间分布规律,通过合适的分析手段可以有效地揭示其间关系。目前国内在公园使用的研究中运用大数据分析已较为成熟,多运用POI技术对基础数据进行抓取,结合核密度分析、空间插值法等方法对数据进行分析。现有研究成果中,李方正等[19-20]指出外部商业设施对社区公园与郊野公园的使用存在影响;朱鹤等[21]及杨颖颖[22]指出公园对外部商业设施的形成与发展具有促进能力。

    本文以东京都23区的19座综合公园为研究对象,基于大数据使用核密度估算、空间插值方法,定量分析周边商业设施在商业用地、商业设施集聚、商业地价的分布特征,探究不同综合公园类型与周边商业设施的分布特征之间的潜在联系,弥补既往研究中对综合公园周边环境缺乏关注,数据获取及分析缺乏全面性和统筹性等遗憾,希望能为城市与绿地规划的配合提供参考,并为今后综合公园建设与更新提出建议。

    • 本文以日本东京都23区作为研究范围,以日本现行《都市公园法》(1968年版)中综合公园适宜标准面积应在10 ~ 50 hm2之间的规定为依据,参考由日本国土交通省公布的GIS地理数据(2011年版)与东京都建设局发布的《公园调查报告》(2019年版)的公园统计数据,整理出分布于研究范围内的19座综合公园作为本文研究对象(图1)。

      图  1  综合公园分布图

      Figure 1.  Distribution of comprehensive parks

    • 本研究数据包含两类:(1)为分析综合公园特征而获取的公园信息。包括东京都建设局发布的《公园调查书》(2019年版)[23]和各公园的《公园管理规划》(2015年版)[24-37]。各公园官方网络主页和相关管理机构官方网络主页(如各区政府官方网站)发布的公园信息,以及对相关文献进行二次整理获得的公园信息。(2)为分析各类型综合公园对周边商业设施的影响而获取的各综合公园定位、用地属性、地价、商业设施POI数据。其中,综合公园定位[3]、用地属性[38]及地价[39]信息数据通过日本国土交通省ArcGIS数据平台获取,数据发布时间分别为2011、2014和2018年。商业设施数据通过POI爬虫技术获得,且该数据附带各个商业设施的业态信息,抓取时间为2020年1月4日。因为本部分数据皆为空间位置数据,短时间内不会发生巨大变化,故本文选取文章撰写时可获取的最新数据进行分析。

    • 本研究首先将东京都23区19座综合公园的定位数据与用地属性、商业设施POI数据及地价数据进行叠加,总体分析综合公园周边商业用地、商业设施集聚和商业地价的分布特征,进一步采用文献分析的方法,综合考虑综合公园的自身特点、相关政策和本土文化等方面,总结归纳商业设施分布特征与综合公园之间的潜在规律与联系。

      综合公园周边商业用地比例可以通过ArcGIS直接进行统计分析,另外采用核密度估算方法分析商业设施POI数据表征商业设施总体及各类业态的空间集聚情况,采用克里金插值法估算未知点的商业地价并反映商业地价整体的空间分布趋势。

    • 依据所收集到的资料,对筛选后得出的19座综合公园的基本信息进行比较和确认,确定综合公园的基本情况。其次基于商业设施的分析结果与规律总结,找到商业设施分布特征与综合公园自身特征之间的关联性。

    • 核密度估算是一种常用的描述点状要素在空间中的集聚程度的方法,在本研究中可有效地描述商业设施在空间分布上的情况和集聚程度。核密度估算的公式[40]为:

      $$ \hat f\left( x \right) = \frac{1}{{n{h^d}}}\sum\limits_{i = 1}^n K \left( {\frac{1}{h}\left( {x - {x_i}} \right)} \right)$$ (1)

      式中:K()为和函数;$ h $ 为带宽;$ n $ 为在带宽范围内的已知点数目;$ d $ 为数据的维度;x为未知的计算点,xi为已知的采样点。

    • 空间插值即通过已知点的数据来估算空间上的其他点的数值的过程[41]。其基本假设是估算点的数值相比远控制点更易受到临近控制点的影响。其中,克里金插值法目前已广泛应用于对地价的评估。克里金插值法(Kriging)又包含简单克里金法(simple Kriging)、普通克里金法(ordinary Kriging)和泛克里金法(universal Kriging)。本文采用的方法为普通克里金法,通过重点考虑空间相关的因素,用拟合的模型估算未知点的属性值,从而对地价分布进行描述并估算未知区域或未知点的地价。

      普通克里金法的公式为:

      $$ {Z_0} = \sum\limits_{i = 0}^n {{\lambda _i}} {Z_i}$$ (2)

      式中:${Z}_{0}$ 是点 $ ({x}_{0},{y}_{0}) $ 处的估计值;$ {\lambda }_{i} $ 是权重系数;$ {Z}_{i} \; (i={1, \; 2}, \; \cdots, \; n) $ 是一组离散的信息样品数据。

    • 商业用地规模和布局是商业设施发展的重要基础。以日本国土交通省ArcGIS数据平台公布的2014年用地属性信息为基准,统计缓冲圈内商业用地的面积和比例后进行对比分析,可以判断商业用地的分布特征。经文献整理得知,0.5 km为能轻易到达的步行距离,1 km为较为舒适的步行距离,2 km为极限距离[13]。因此,分别以0.5、1和2 km为半径设置3级缓冲圈,对19座综合公园进行叠加后分别统计各公园外部商业用地在不同缓冲圈下的占地面积与比例(图2)。然后,将该统计结果与公园所在区的平均商业用地比例进行对比,可以判断综合公园周边商业用地规模的水平;观察商业用地在各级缓冲圈内的分布情况,可了解各类综合公园与外部商业用地布局的结合程度。

      图  2  综合公园周边用地属性分析

      Figure 2.  Analysis of land property around comprehensive parks

      19座综合公园中共有6座公园(公园编号为1、2、11、12、14、16,属于类型1。公园编号与图1一致,后文同)的各级缓冲圈中商业用地比例高于所在区平均商业用地比例,并在Ⅰ、Ⅱ级缓冲圈内达到峰值,占总数的31.58%。其余13座公园(公园编号为3 ~ 10、13、15、17 ~ 19,类型2)的各级缓冲圈中商业用地比例低于所在区平均商业用地比例,且商业用地比例以公园为中心向外离散增加,并在Ⅲ级缓冲圈内达到峰值。各级缓冲圈内的商业用地比例对比结果(表1)显示,2类综合公园商业用地比例在Ⅰ级缓冲圈内差距明显,类型1为类型2的10倍,Ⅱ、Ⅲ级缓冲圈内差距缩小,类型1为类型2的3倍左右。

      表 1  2类综合公园缓冲圈内商业用地比例统计

      Table 1.  Statistics of commercial land ratio within buffers of 2 comprehensive park types %

      综合公园类型
      Type of
      comprehensive park
      I级缓冲圈
      Buffer Ⅰ
      (0.5 km)
      Ⅱ级缓冲圈
      Buffer Ⅱ
      (1 km)
      Ⅲ级缓冲圈
      Buffer Ⅲ
      (2 km)
      类型1 Type 130.3937.6631.31
      类型2 Type 23.4910.7914.30
      注:类型1对应各级缓冲圈中商业用地比例均高于所在区平均商业用地比例的6座综合公园;类型2对应其余13座综合公园。Notes: type 1 refers to 6 comprehensive parks having higher commercial land ratio than average commercial land ratio of their districts in all buffers, while type 2 refers to other 13 parks.

      东京都综合公园建设之初正值城市化起步阶段,政府急于建立崭新的城市面貌,跻身“文明开化”的国家之列。宏观政策着力于继承旧江户时代的城市格局,并建设现代公园快速提升城市形象[42]。在这种基调之下,芝公园和日比谷公园周边已有的商业积累得以持续发展,并形成如今规模大且向公园集中的商业用地分布特征。进入20世纪以后,综合公园因在防灾避难、备战防空功能上的优秀表现再度受到关注[43]。应运而生的帝都复兴规划和战灾复兴公园规划指定了包括类型1中户山公园在内的一系列公园以加强城市中心区的防灾备战的能力[4]。战后城市化迎来加速发展的高峰,城市无序扩张、环境公害等问题也日渐突出。针对这些问题,政府出台东京绿地规划,在东京外围的林地、河川等自然绿地中指定多座公园并组成环城绿带进行应对。特殊的建设目的和选址限制了综合公园周边商业用地的发展。类型2中的和田堀公园、东绫濑公园、浮间公园、仙台堀川公园等均属于这一类型。20世纪70年代以后,城市发展进入更新阶段,宏观政策转向在已经成型的城市环境中开辟出相对小型的空间均匀地布置综合公园,以满足当时城市对改善生活环境、丰富娱乐活动的需求[44]。类型1中的品川区民公园、平和之森公园、龟户中央公园和东白鬚公园属于这一阶段建设较早的综合公园,目的在于优先改善人口密度大、环境公害等问题更尖锐的区域,因此周边建筑密度较高、商业相对集中。类型2中的公园虽然大多同为依据城市再开发规划确定的公园,但建设时间相对较晚,选址多位于原住宅、工业用地集中的区域,因此其周边商业用地配置水平不高,与公园结合程度也较低。

      由此可见,宏观政策在各城市发展阶段的不同侧重是综合公园周边商业用地分布特征产生差异的要因。城市发展早期阶段,宏观政策侧重于建立城市形象、防灾体系,促使综合公园周边商业用地规模大且与公园结合紧密;城市发展中、后期阶段,宏观政策侧重于解决城市问题、更新城市环境,促使综合公园周边商业用地规模小且与公园结合松散。

    • 商业设施在地理空间上的集聚称为商业集聚现象,而该现象是判断该区域商业发展的重要依据[45]。以抓取到的商业设施POI数据为基准,通过核密度估算方法分析综合公园周边商业设施的集聚情况,可以更为直观地获得该区域商业设施的集聚规模、程度、分布位置、向公园集聚或离散、集聚方式为单中心或多中心等信息。采用自然断裂法将分析结果分为9级,集聚程度最低的为1级,最高的为9级,用以判断商业设施集聚程度的高低。再对19座综合公园分别叠加Ⅰ、Ⅱ、Ⅲ级缓冲圈进行后续分析。分析时,集聚等级高于1级的区域为集聚区域;若集聚区域内出现外围聚集程度低,内部集聚程度高的向心集聚则最高的区域为集聚中心。

    • 首先分析19座综合公园Ⅲ级缓冲圈内周边商业设施的集聚规模与程度,发现共有3座(公园编号为1、2、3,类型1)在Ⅲ级缓冲圈内商业设施的集聚规模(图3)明显大于其他16座公园(公园编号4 ~ 19,类型2),同时类型1的这3座综合公园Ⅲ级缓冲圈内的最高集聚等级的平均值为7.33,其他公园Ⅲ级缓冲圈内的最高集聚等级平均值为4.16。然后,统计类型1与类型2这2类综合公园缓冲圈内的商业设施集聚中心数量(表2),发现在Ⅰ级缓冲圈中均无集聚中心分布,而这3座公园的集聚中心平均数量在Ⅱ级缓冲圈中高于其他16座公园,Ⅲ级缓冲圈中则少于其他16座公园。

      表 2  2类综合公园缓冲圈内集聚中心平均数量

      Table 2.  Average number of cluster centers within buffers of 2 comprehensive park types

      综合公园类型
      Comprehensive
      park type
      I级缓冲圈
      Buffer Ⅰ
      (0.5 km)
      Ⅱ级缓冲圈
      Buffer Ⅱ
      (1 km)
      Ⅲ级缓冲圈
      Buffer Ⅲ
      (2 km)
      类型1 Type 10.001.002.00
      类型2 Type 20.000.503.20
      注:类型1对应在Ⅲ级缓冲圈内商业设施的集聚规模明显较高的3座综合公园;类型2对应其余16座综合公园。Notes: type 1 refers to 3 comprehensive parks having significantly higher agglomeration level of commercial facilities in buffer Ⅲ, while type 2 refers to other 16 comprehensive parks.

      图  3  综合公园周边商业设施空间聚集程度分析

      Figure 3.  Analysis of degree of spatial aggregation of commercial facilities around comprehensive parks

      公园广场、古建遗迹能够吸引大量的市民、游客前往并进行休闲观光消费,且一般公园、古建周边环境良好,多被一些高档商业场所占据,从而刺激商业设施集聚[22]。经考察发现,内部具有历史遗迹的综合公园周边商业设施总体集聚程度与规模高、集聚中心分布集中。这些公园在发展过程中因各座公园的基址状态、发展历程不同,形成了如今各异的历史主题。芝公园作为日本首批建立的公园之一,是东京都历史最为久远的公园。日比谷公园作为日本第二批建立的公园,是东京都第一座真正意义上的现代公园。2座公园无论是规划、宣传或是管理均以其百年历史作为核心,因此周边商业设施总体集聚程度达9级,且集聚规模大。户山公园虽具备历史遗迹,但是其历史主题并不是公园宣传管理的主体,因此相较而言商业设施的总体集聚程度相同,但规模相对小。

      呈现出低集聚程度与规模,集聚中心分散的综合公园相较而言主题不够突出,更多依据功能和景观拟定公园主题。整理发现通过组成主题整体性强、风貌统一的公园群,有助于弥补单座公园主题不突出的问题,从而吸引多种使用人群前往,刺激周边商业设施集聚。例如新左近川亲水公园及综合休闲公园在Ⅲ级缓冲圈内形成了连续且集聚程度较高的2个集聚中心。依据公园所属江户川区的城市规划文本[46],这2座公园以新左近川为依托,连同附近数座公园绿地形成了亲水公园景观轴,为周边商业设施的集聚提供了良好的基础。

      综上,综合公园周边商业设施的总体集聚呈现高度集中集聚和低度分散集聚两种特征,公园主题是否突出是导致分异的主要原因。商业设施倾向于在主题更突出的综合公园周边集聚,在以历史为主题的综合公园周边表现为高集聚规模与程度、单集聚中心,在以功能和景观为主题的综合公园周边表现为集聚规模与程度低、多中心集聚。

    • 根据日本土地建筑用途分类,商业用地下包含5类商业设施:(1)事务所建筑物;(2)专用商业设施;(3)住商并用设施;(4)住宿−娱乐设施;(5)运动−文娱设施。结合日本产业分类标准,这5类设施涉及金融−保险业、新闻通信业、零售−批发业、住宿−饮食服务业、生活相关服务业−娱乐业5种业态。依据这5种业态对POI数据中包含的业态信息进行处理,并进行核密度分析,同样采用自然断裂法将分析结果分为9级。

      首先观察5类业态在19座综合公园周边的集聚规模和集聚程度(图4 ~ 9)。新闻−通信业和金融−保险业表现出自体分布的特征,与公园相关性不强。进一步综合集聚中心数量与分布考察其余3种业态在综合公园周边的分布特征。在零售−批发业方面,有7座公园(公园编号1 ~ 4、12、15、17,类型1)集聚规模与等级明显较高,最高集聚等级的平均值在Ⅱ、Ⅲ级缓冲圈内均为剩余12座公园(公园编号5 ~ 11、13、14、16、18、19,类型2)的1.5倍以上。但两种类型的公园在Ⅱ、Ⅲ级缓冲圈内集聚中心数量与分布规律并无太大差异(表3)。其次,在住宿−饮食服务业方面,有11座公园(公园编号1 ~ 4、12、14 ~ 19,类型1)集聚规模与等级较高,最高集聚等级的平均值在Ⅱ、Ⅲ级缓冲圈内分别约为其余8座公园(公园编号5 ~ 11、13,类型2)的3倍和2倍。两种类型公园集聚中心数量在Ⅱ级缓冲圈内差异微弱,在Ⅲ级缓冲圈内差异明显(表4)。最后,生活相关服务业−娱乐业相较于以上两种业态而言集聚等级整体较低,其中有11座公园(公园编号1 ~ 4、11 ~ 15、17、18,类型1)的集聚等级相对较高,最高集聚等级的平均值在Ⅱ、Ⅲ级缓冲圈内分别为其余8座公园(公园编号5 ~ 10、16、19,类型2)的9倍和2倍。两种类型公园出现的显著倍数差主要是由于在Ⅱ级缓冲圈内类型2中有65%的公园并无集聚中心数量分布(表5)。

      表 3  2类综合公园缓冲圈内零售−批发业平均集聚等级与集聚中心数量统计

      Table 3.  Average number and level of cluster centers of retailing industry within buffers of 2 comprehensive park types

      综合公园类型
      Comprehensive park type
      Ⅱ级缓冲圈 Buffer Ⅱ (1 km)Ⅲ级缓冲圈 Buffer Ⅲ (2 km)
      平均集聚程度
      Average level of cluster
      平均集聚数量
      Average number of cluster
      平均集聚程度
      Average level of cluster
      平均集聚数量
      Average number of cluster
      类型1 Type 13.430.577.761.86
      类型2 Type 21.730.584.731.92

      图  4  零售−批发业分析

      Figure 4.  Analysis of retailing industry

      表 4  2类综合公园缓冲住宿−饮食服务业平均集聚等级与集聚中心数量统计

      Table 4.  Average number and level of cluster centers of accommodation & catering industry within buffers of 2 comprehensive park types

      综合公园类型
      Comprehensive park type
      Ⅱ级缓冲圈 Buffer Ⅱ (1 km)Ⅲ级缓冲圈 Buffer Ⅲ (2 km)
      平均集聚程度
      Average level of cluster
      平均集聚数量
      Average number of cluster
      平均集聚程度
      Average level of cluster
      平均集聚数量
      Average number of cluster
      类型1 Type 12.270.455.191.91
      类型2 Type 20.750.252.291.25

      表 5  2类综合公园缓冲圈内生活相关服务业−娱乐业集聚中心平均集聚等级与集聚中心数量统计

      Table 5.  Average number and level of cluster centers of living service & entertainment industry within buffers of 2 comprehensive park types

      综合公园类型
      Comprehensive park type
      Ⅱ级缓冲圈 Buffer Ⅱ (1 km)Ⅲ级缓冲圈 Buffer Ⅲ (2 km)
      平均集聚程度
      Average level of cluster
      平均集聚数量
      Average number of cluster
      平均集聚程度
      Average level of cluster
      平均集聚数量
      Average number of cluster
      类型1 Type 12.360.733.81.82
      类型2 Type 20.250.131.841.50
      注:由于5类业态在Ⅰ级缓冲圈内均没有集聚中心分布,因此表格未列出。Notes: because all kinds of commercial industries don’t generate cluster center in buffer I, therefore data of buffer I are not listed.

      图  9  综合公园周边地价分析

      Figure 9.  Analysis of land value around comprehensive parks

      不同业态的商业设施会因服务对象及服务距离的不同而具有不同的集聚特性。零售−批发业包含服装、食品饮料、电器、五金、运动器材、文创产品等零售与上流批发的多种类型,这些商业设施一般希望通过商业集聚促使消费者便捷地对商业产品进行比较选择,从而共享到更多的消费资源。除去汽车及配件零售和五金建材零售以外的其他类型大多倾向于提供近距离服务,因此其分布需要与其所针对的服务对象相对接近[47]。类型1中的综合公园功能设置均表现出较强的独特性,能够吸引除日常使用人群以外,具有特殊使用目的的人群前往,从而为公园周边零售−批发业中相应类别的商业设施集聚提供了条件,例如林试之森公园是因其公园基址为曾经的林业试验场,所以场地内拥有大量的珍稀树种和古树名木,经保留后有大量以树木观察为目的的使用者到访[34]。类型2中的综合公园功能设置则相对均衡,主要设置了一般公园常见的运动、儿童游乐、游步道等设施,周边零售−批发业商业设施也相应表现出集聚规模与等级较低,集聚中心数量较少且分散的分布特征。但类型2中的梦之岛公园还包含热带植物馆、第五福龙丸展示馆等较为特殊的功能设置,推测认为其周边零售−批发业商业设施集聚等级仍然较低的原因与其位于人工填海岛上,可达性及使用需求较低有关[31]

      住宿−饮食业包含以酒店、旅馆为主体的住宿服务业,以及以各类餐馆、饮品、甜点等为主体的饮食服务业两大类,二者均具有较强的集聚需求,且同属近距离服务类型[47]。同时,住宿−饮食业除为本地市民服务以外,很大程度上会依托旅游业发展。在对这一业态分析时,类型1的综合公园存在两种情况:一是自身具备历史遗迹,即自身带有旅游景点的属性;二是综合公园周边存在旅游景点。同时还发现当历史遗迹为社寺类历史遗迹时,住宿−饮食业商业设施集聚中心数量相对较多。寺院和神社的附属宗教绿地在反映城市性格的同时,还是本土历史文化的重要载体,在日本具有广泛接受度和关注度。因此,日本近现代的城市公园有相当一部分继承于或邻接于社寺的附属宗教绿地,从而在公园内部或周边保留了社寺类历史遗迹[48]。综合公园的这一属性能够与住宿−饮食业的集聚形成互促关系,由此解释了类型1周边形成高集聚等级和多个集聚中心的分布特征的原因。类型2综合公园自身或周边并不具备旅游吸引力,因此周边商业设施的集聚中心数量相对较少。

      生活相关服务业−娱乐业包含:美容美发、洗涤、洗浴、按摩等一般服务业,以及旅游、家政、婚丧等其他服务业;电影院、剧场、游乐场等娱乐服务业以及提供专业运动场馆的运动设施提供业。这两类业态的商业设施相互之间具有较强的竞争关系,同时其服务对象多为本地市民,因此倾向于分散且均衡地布置于城市内部。类型1的综合公园多分布于东京都都心6区外,周边存在大量的居住用地,幼儿、青少年和老人在使用人群所占比例较高,同时这些公园内娱乐及运动设施丰富度较高。这一特征较好地与生活相关服务业−娱乐业相契合,从而解释了类型1公园周边生活相关服务业−娱乐业的集聚中心数量较高的分布特征,例如综合休闲公园设置了多处不同主题的儿童娱乐场、冒险游乐场、家庭烧烤区、小马农场等娱乐设施,还配备了多处棒球场、网球场、多功能球场、足球场、拓展训练场以及以家庭为对象的家庭运动场,因此公园在江户川区具有极高人气,在公园Ⅲ级缓冲圈内形成了2个生活相关服务业−娱乐业商业设施的集聚中心[46]。类型2的综合公园一部分位于工业用地较多的分区,如东白鬚公园、大岛小松川公园,周边居住用地分布不如类型1,且这些公园内娱乐及运动设施相对较少,未能与生活相关服务业−娱乐业匹配,因此周边生活相关服务业−娱乐业的集聚中心数量少。

      综合来看,各类业态的商业设施集聚特性具有差异,零售−批发业和住宿−饮食服务业集聚需求强,生活相关服务业−娱乐业集聚需求较弱,新闻通信业和金融−保险业不具备集聚需求。综合公园功能设置与业态的集聚需求相匹配时,促使具备强集聚需求的业态类型形成高集聚规模与程度、集聚中心相对集中的分布特征,促使集聚需求弱或不具备集聚需求的业态类型倾向于形成低集聚规模与程度、集聚中心分散的分布特征。

      图  5  住宿−饮食服务业分析

      Figure 5.  Analysis of accommodation & catering industry

      图  6  生活相关服务业−娱乐业分析

      Figure 6.  Analysis of life service & entertainment industry

      图  7  新闻−通信业分析

      Figure 7.  Analysis of journalism & insurance industry

      图  8  金融−保险业分析

      Figure 8.  Analysis of finance & commercial industry

    • 一般而言商业繁华、交通便捷、商业配套完善的地段商业地价较高,而这样的区域商业设施能够获得更大的集聚效益,因此地价可以有效地反映商业发展情况[21]。以日本国土交通省ArcGIS数据平台公布的2018年土地价格信息为基准,识别出商业地价的信息点后,运用普通克里金插值法(odinary Kriging)对其进行计算,可以得到未知点的商业地价以及商业地价的分布趋势、高值分布位置和数量等信息。采用自然断裂法将商业地价分析结果分为9级,地价最低的为1级,最高的为9级,用以评价商业地价的高低。再对19座综合公园分别叠加Ⅰ、Ⅱ、Ⅲ级缓冲圈进行后续分析。分析时,若出现高于周边地价1级以上的区域则视为地价高值。

      对这19座综合公园Ⅲ级缓冲圈内的平均商业地价进行计算后,与所在区平均地价进行对比,结果(表6)显示,综合公园周边的平均商业地价由都心6区向外递减,且仅有日比谷公园和新左近川亲水公园2座公园的周边地价高于所在区平均地价,只占到总数的10.52%。另外,有6座公园与所在区平均地价水平相当,占到总数的31.58%。这说明综合公园周边商业地价由公园区位决定,峰值一般在以公园为中心的1 ~ 2 km范围内产生。再观察综合公园在缓冲区内地价高值的分布情况(表6),共有11座公园(公园编号2、3、5、8、11 ~ 16、19,类型1)在Ⅲ级缓冲圈内出现地价高值,占总数的57.89%。余下8座公园(公园编号1、4、6、7、9、10、17、18,类型2)在Ⅲ级缓冲圈内并无地价高值出现。以上情况说明,综合公园周边商业设施的发展情况较为良好。

      表 6  综合公园Ⅲ级缓冲圈内平均商业地价统计

      Table 6.  Average land value within buffer Ⅲ of 2 comprehensive park types CNY/m2

      序号
      No.
      名称
      Name
      Ⅲ级缓冲圈平均地价
      Average land price of buffer Ⅲ (2 km)
      所在区平均地价
      Average land price in the district
      1 芝公园 Shiba Park 139 629.87 210 175.37
      2 日比谷公园 Hibiya Park 1 090 889.92*a 403 411.06
      3 户山公园 Toyama Park 68 668.97* 200 548.17
      4 和田堀公园 Wadahori Park 30 753.87b 37 898.96
      5 大岛小松川公园 Ojima Komatsugawa Park 23 860.91*b 24 168.69
      6 大泉中央公园 Oizumi Chuou Park 15 673.26 27 174.80
      7 东绫濑公园 Higashiayase Park 21 746.82b 22 618.99
      8 浮间公园 Ukima Park 21 644.70*b 29 146.19
      9 仙台堀川公园 Sendaihorikawa Park 22 941.99 35 013.79
      10 梦之岛公园 Yumenoshima Park 29 508.94 35 013.79
      11 龟户中央公园 Kameto Chuou Park 27 133.32* 35 013.79
      12 平和之森公园 Heiwanomori Park 27 336.26* 40 528.64
      13 综合休闲公园 Sougo Recreation Park 21 749.74*b 24 168.69
      14 品川区民公园 Shinagawakumin Park 51 206.32* 70 130.23
      15 新左近川亲水公园 Shinkasakonngawa Shinsui Park 25 007.81*a 24 168.69
      16 东白鬚公园 East Shirahige Park 20 358.64* 35 334.20
      17 林试之森公园 Rinshinomori Park 48 326.03 70 130.23
      18 木场公园 Kiba Park 34 010.06b 35 013.79
      19 汐入公园 Shioiri Park 23 088.87* 35 359.69
      注:a 表示高于所在区平均地价的公园,b 表示与所在区平均地价相近的公园,* 表示Ⅲ级缓冲圈内出现地价高值的公园。Notes: parks marked with a refer to land price around these parks which are higher than the average land price of their districts, parks marked with b refer to land price around parks which are close to the average land price of their districts, parks marked with * refer to extreme price of land value appearing inside buffer Ⅲ.

      众多实例与已有研究中已证实公园绿地促进商业地价,这种带动土地增值的能力与其自身如美化环境和提供文体娱乐等方面的建设状况有关,并为周边地价带来不同程度的直接与间接经济效益[49]。分别选取绿地率和功能配置丰富度作为判断19座综合公园美化环境和提供文体娱乐能力的指标。考察结果显示,由于综合公园具有相对严格的建设标准,19座综合公园在绿地率上表现并无太大差异,与周边商业地价之间未发现规律性联系。根据各公园《公园管理规划》(2015年版)[24-37]考察19座综合公园的功能配置丰富度,并按照文本中统一的功能划分方式将功能配置划分为广场、儿童游乐、文娱场馆、休闲娱乐、运动场馆、科普展示、环境保育、亲水场地和停车场9类进行统计。类型1的综合公园共同表现出功能设置丰富的特征,平均功能类型数量近6类。如日比谷公园内除儿童娱乐场、运动场以外,还设有图书馆、成列馆、音乐厅、市民学院等场馆,功能设置种类达7类[26]。其他还有通过建立联系较为紧密的公园群,在功能上形成互补并刺激地价高值产生的公园,如汐入公园和东白鬚公园,龟户中央公园和大岛小松川公园,以及新左近川亲水公园及综合休闲公园。类型2的综合公园功能配置则相对单一,平均功能类型数量不足5类,大多仅有如儿童游乐场、散步道、广场等基本功能配置,其中和田堀公园和大泉中央公园的功能类型数量虽然达到6类,但其增加的都为环境保育的功能配置,推测认为未有地价高值产生应与该功能和周边商业设施的使用需求并不匹配有关。

      综合公园周边商业地价由区位决定,整体呈现为中心区高于非中心区、非中心区内西高东低,89.48%的综合公园周边商业地价低于所在区平均地价。功能配置丰富的综合公园周边通常伴有地价高值产生,各类功能配置中环境保育类功能与地价高值产生关联性不强。

    • 分析综合公园周边商业设施分布特征并识别其与公园之间的潜在规律和联系,可为将来的城市规划和绿地系统规划配合提供参考,为综合公园与周边商业设施作为整体共同带动周边城市有机更新与发展提供借鉴。本文以日本东京都23区内分布的19座综合公园为研究对象,以公园定位数据,周边用地属性、商业设施POI数据及地价数据为研究基础,运用核密度估算、空间插值方法,从商业用地、商业设施集聚(总体集聚和各类业态集聚)、商业地价3个方面着手,分析综合公园周边商业设施分布特征。在分布特征的基础上,综合考虑综合公园自身特点、相关政策和本土文化等因子,定性与定量结合分析,提取出宏观政策、公园主题、公园功能配置(特殊功能、观光旅游功能和运动休闲功能)、公园区位这4类重要关联因子(表7)。经研究发现,综合公园周边商业用地由宏观政策决定,与公园本身关联不大。商业设施总体集聚和3个业态集聚(零售−批发业、住宿−饮食服务业、生活相关服务业−娱乐业),以及商业地价与综合公园的主题、功能配置、区位具备较强关联性。对比以上3个方面的研究结果发现,商业设施集聚基于但不仅限于商业用地内。这是由于商业用地为商业设施的前期发展提供了先决条件,而商业设施集聚的自发性导致在良好发展的情况下商业设施很可能超越商业用地集聚,并形成较高的商业地价和集聚效益,从而持续地促使商业设施集聚和发展。

      表 7  周边商业设施分布特征的关联因子

      Table 7.  Main associated factors of the distribution characteristics of commercial facilities around comprehensive parks

      商业设施分布特征 Distribution characteristics of commercial facility关联因子 Associated factor
      大类 Category小类 Class大类 Category小类 Class
      商业用地规模
      Scale of commercial land
      宏观政策
      Macro policy
      商业设施集聚
      Commercial facility cluster
      总体商业设施
      Overall commercial facility
      公园主题
      Theme of park
      新闻−通信业
      Journalism & insurance industry
      金融−保险业
      Finance & commercial industry
      零售−批发业
      Retailing industry
      特殊功能
      Unique function
      生活相关服务业−娱乐业
      Living service & entertainment industry
      功能配置
      Functional configuration
      运动休闲功能
      Sport & leisure function
      住宿−饮食服务业
      Accommodation & catering industry facility
      观光旅游功能
      Tourism function
      商业地价
      Commercial land price
      公园区位
      Location of park

      鉴于此,对综合公园建设提出如下建议:(1)在规划层面,建议基于城市发展阶段及核心问题,制定与实际情况契合、与后续建设连贯的规划方案。城市在不同发展阶段所面临的核心问题存在差异,规划时不能脱离实际情况进行。同时,还需考虑预留绿地与广场用地和周边用地的关系,有针对性和前瞻性地在绿地与广场用地周边配置相应规模的商业用地,合理布局,为后续引导适宜的商业设施业态介入综合公园周边作好铺垫。(2)在建设层面,建议公园配置回应城市及周边环境的使用需求,引导适宜类型的商业设施向综合公园周边集聚,实现二者作为整体促进城市有机更新和可持续平衡发展。综合公园建设要立足于本土文化、城市性格,准确把握城市以及具体区域对公园的使用需求,使得综合公园的主题、功能等各方面配置与周边环境相协调;不同类型的商业设施集聚特性不同,建设中可结合综合公园建设情况,鼓励适宜类型的商业设施集聚。由此实现资源的有效集聚和高效利用,增强二者作为整体提升对城市有机更新和持续发展的能力。(3)平衡城市中心区与非中心区综合公园的整体发展。鉴于城市存量规划的新背景,各城市中心区内综合公园大多已经建成,新规划的综合公园选址通常位于城市非中心区或新城区。位于中心区的综合公园一般建设时间且区位上优势明显,具有良好的使用人群基础,通过对公园主题、景观、功能等方面进行提升,可以引导原有使用人群带动周边商业设施的更新。对于新规划的综合公园,可考虑通过以综合公园为核心协同周边绿地形成具有特色的绿色组团,吸引商业设施聚集,以缓解城市非中心区或新城区基础设施建设慢、使用率低的问题。

      本文仅对日本综合公园及其与周边商业设施的关系进行了初步探索。在研究数据层面因日本目前大数据尚未广泛使用,难以获取各公园的游人量数据,有待通过联系日本相关管理局获取游人量统计数据,进一步结合数据研究各个商业设施影响因子与公园游人时空分布的关系。

参考文献 (49)

目录

    /

    返回文章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