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级检索

留言板

尊敬的读者、作者、审稿人, 关于本刊的投稿、审稿、编辑和出版的任何问题, 您可以本页添加留言。我们将尽快给您答复。谢谢您的支持!

姓名
邮箱
手机号码
标题
留言内容
验证码

用潜在疏密度评价林分长势

刘瑞红 惠刚盈 张岗岗 刘文桢 张弓乔 胡艳波 杨瑷铭

引用本文:
Citation:

用潜在疏密度评价林分长势

    作者简介: 刘瑞红。主要研究方向:森林经营理论与技术。Email:15621560806@163.com 地址:100091北京市海淀区香山路东小府1号中国林业科学研究院林业研究所.
    通讯作者: 惠刚盈,研究员,博士生导师。主要研究方向:森林经营。Email:hui@caf.ac.cn 地址:同上. 

Evaluating stand growth state by potential density of stocking

  • 摘要: 目的 林分长势是林分活力的直接体现,疏密度是反映林分密度和长势的重要指标之一。计算疏密度的关键是对标准断面积的准确求算,但在实际应用中标准林分难以判定,标准断面积的可获得性较差,削弱了其可应用性,探求新的指标是解决这一问题的有效途径,因此本研究旨在探究可以替代疏密度的新指标。方法 一定的立地条件下,林地生产力是有限的,基于最终产量恒定法则,本研究以长期连续监测且经营数表齐全的杉木试验林分为材料,1989年编制的全国分区杉木标准表为参照,以林分内不同比例较大林木个体的平均断面积与全部林木株数的乘积表示林分生长能够达到的潜在最大断面积,即在50% ~ 80%林木株数比例范围内,以5%为梯度,依次比较不同比例较大林木个体所得潜在最大断面积与标准断面积的差值,求使潜在最大断面积与标准断面积偏差率最小时所对应林木株数比例,并以此为基础,分析天然林中林分断面积与潜在最大断面积的关系,检验潜在最大断面积的计算方法在天然林中的适用性。结果 当较大林木株数占总株数比例为70%时,所有试验样地的潜在最大断面积与标准断面积的偏差最小,均在 ± 10%左右,此时,潜在疏密度与疏密度的差值最小;天然林中70%较大林木个体断面积之和与林分断面积呈显著线性关系,故可用70%较大个体的平均断面积与总株数乘积作为潜在最大断面积,来求算潜在疏密度。结论 林分潜在最大断面积可以70%较大林木个体平均断面积与林木总株数的乘积表示,所求潜在疏密度可替代疏密度来表征林分长势。
  • 图 1  潜在最大断面积与标准断面积的偏差率

    Figure 1.  Deviation rate between potential maximum basal area and standard basal area

    图 2  潜在疏密度与疏密度的偏差率

    Figure 2.  Deviation rate between potential density of stocking and density of stocking

    图 3  林分断面积与潜在最大断面积的回归分析

    Figure 3.  Regression analysis of stand basal area and potential maximum basal area

    表 1  天然林林分基本概况

    Table 1.  Basic situation of natural forest

    样地
    Sample plot
    天然林类型
    Natural forest type
    平均胸径
    Average DBH/cm
    林分密度/(株·hm− 2
    Stand density (tree·ha− 1)
    坡度
    Slope degree/(°)
    坡向
    Slope aspect
    森林面积
    Forest area/m2
    a 红松阔叶混交林
    Pinus koraiensis-broadleaf mixed forest
    18.11 1 186 17  西北 Northwest 100 × 100
    b 22.46 800 9  西北 Northwest 100 × 100
    c 21.81 748 11  北 North 100 × 100
    d 20.78 824 12  北 North 100 × 100
    h 栎类针阔混交林
    Conifer-broadleaf forest dominated by Quercus spp.
    17.03 1 266 21  东 East 30 × 30
    i 16.15 1 833 31  南 South 70 × 70
    j 栎类阔叶混交林
    Broadleaf mixed forest dominated by Quercus spp.
    13.81 1 478 32  西南 Southwest 70 × 70
    k 17.05 1 336 37  东北 Northeast 60 × 60
    下载: 导出CSV

    表 2  不同天然林样地潜在疏密度

    Table 2.  Potential density of stocking of different natural forests

    样地
    Sample plot
    断面积/(m2·hm− 2
    Basal area/(m2·ha− 1)
    潜在最大断
    面积/(m2·hm− 2
    Potential maximum
    basal area/(m2·ha− 1)
    潜在疏密度
    Potential density
    of stocking
    a30.5743.620.70
    b31.6844.120.72
    c27.9538.810.72
    d27.9538.760.72
    h34.7948.510.72
    i30.2741.840.72
    j27.4836.360.76
    k28.6635.780.80
    下载: 导出CSV
  • [1] 惠刚盈, 张弓乔, 赵中华, 等. 天然混交林最优林分状态的π值法则[J]. 林业科学, 2016, 52(5):1−8.Hui G Y, Zhang G Q, Zhao Z H, et al. A new rule of π value of natural mixed forest optimal stand state[J]. Scientia Silvae Sinicae, 2016, 52(5): 1−8.
    [2] 赵中华, 惠刚盈, 胡艳波, 等. 基于大小比数的林分空间优势度表达方法及其应用[J]. 北京林业大学学报, 2014, 36(1):78−82.Zhao Z H, Hui G Y, Hu Y B, et al. Method and application of stand spatial advantage degree based on the neighborhood comparison[J]. Journal of Beijing Forestry University, 2014, 36(1): 78−82.
    [3] Graz F P, Gadow K V. Application of a “stem number guide curve ” for sustainable harvest control in the dry woodland savanna of northern Namibia[J]. Journal of the South African Forestry Association, 2005, 204(1): 37−44. doi: 10.2989/10295920509505225
    [4] 甄学宁. 马尾松和杉木用材林基准林分的探讨[J]. 森林与环境学报, 1995, 15(2):146−150.Zhen X N. Probe into the problems of the Quasi- standard stand of Pinus massoniana andCunninghamia lanceolata timber forest[J]. Journal of Forest and Environment, 1995, 15(2): 146−150.
    [5] 杜纪山, 李悦黎. 混交林疏密度的计算[J]. 陕西林业科技, 1992(1):32−35.Du J S, Li Y L. Calculation of the density for mixed forest[J]. Shaanxi Forest Science and Technology, 1992(1): 32−35.
    [6] 段爱国, 张建国, 孙洪刚, 等. 林分断面积生长模拟理论与技术研究[J]. 世界林业研究, 2013, 26(2):43−47.Duan A G, Zhang J G, Sun H G, et al. Research progress of growth simulation theories and technologies for stand basal area[J]. World Forestry Research, 2013, 26(2): 43−47.
    [7] Hui G Y. Wuchsmodelle fuer die Baumart Cunninghamia lanceolata[D]. Göttingen: Cuvillier Verlag Göttingen, 1998.
    [8] 孙洪刚. 杉木人工林断面积生长规律及动态模拟[D]. 北京: 中国林业科学研究院, 2008.Sun H G. Basal area growth and model prediction in Cunninghamia lanceolata Plantation[D]. Beijing: Chinese Academy of Forestry, 2008.
    [9] 张雄清, 张建国, 段爱国. 基于贝叶斯法估计杉木人工林树高生长模型[J]. 林业科学, 2014, 50(3):69−75.Zhang X Q, Zhang J G, Duan A G. Tree-height growth model for Cunninghamia lanceolata plantation based on bayesian method[J]. Scientia Silvae Sinicae, 2014, 50(3): 69−75.
    [10] 童书振, 刘景芳. 全国杉木断面积、蓄积量标准表的编制[J]. 林业科技通讯, 1989, 10(8):9−11.Tong S Z, Liu J F. Establishment of national standard table for basal area and volume of Cunninghamia lanceolata[J]. Forest Science and Technology, 1989, 10(8): 9−11.
    [11] 杜纪山, 唐守正. 林分断面积生长模型研究评述[J]. 林业科学研究, 1997, 10(6):599−606.Du J S, Tang S Z. The review of studies on stand basal area growth model[J]. Forest Research, 1997, 10(6): 599−606.
    [12] Bennett F A, Clutter J L. Multiple-product yield estimates for unthinned slash pine plantations[M]. New York: NTIS United States, 1983: 71−72
    [13] Rodríguez F, Pemán J, Aunós Á. A reduced growth model based on stand basal area: a case for hybrid poplar plantations in northeast Spain[J]. Forest Ecology & Management, 2010, 259(10): 2093−2102.
    [14] 惠刚盈, 赵中华, 胡艳波, 等. 我国西北主要天然林经营模式设计[J]. 林业科学研究, 2016, 29(2):155−161. doi: 10.3969/j.issn.1001-1498.2016.02.001Hui G Y, Zhao Z H, Hu Y B, et al. Management models for natural forests in northwestern China[J]. Forest Research, 2016, 29(2): 155−161. doi: 10.3969/j.issn.1001-1498.2016.02.001
    [15] H·萨利科夫, B·阿什梅特科夫, 邓钦生, 等. 按优势木平均胸径及冠径确定标准断面积[J]. 华东森林经理, 1990, 4(2):47−49.Vladimir S H, Ashmetkov B, Deng Q S, et al. Standard basal area determined by mean DBH and crown diameter of dominant trees[J]. East China Forest Management, 1990, 4(2): 47−49.
  • [1] 吴兆飞张雨秋张忠辉何怀江张春雨赵秀海 . 东北温带森林林分结构与生产力关系研究. 北京林业大学学报, 2019, 41(5): 48-55. doi: 10.13332/j.1000-1522.20190017
    [2] 冯夏莲温俊宝李雪峰赵燕东王玉涛张灿匡文慧谭炳香刘常富吴斌齐春辉徐文铎李雪萍段爱国李贤军邹大林常德龙郑凌凌程占红王云琦
    ZHAOGuang-jie
    鲁绍伟刘金福李吉跃张求慧王玉杰李吉跃洪伟韩烈保何友均韩士杰赵广杰余新晓翟洪波何承忠LUOWen-sheng何兴元张建国温俊宝朱天辉张路平吴庆利吴斌李增元宋湛谦张树文何正权白陈祥林秦文张志毅陈尔学]魏晓霞姜伟匡秋明陈发菊李俊清]陈玮刘凤芹FurunoTakeshi郭忠玲童书振张养贞骆有庆梁小红骆有庆何静黄文豪许志春安新民张璧光曾会明梁宏伟李颖胡伟华崔国发许志春郑兴波张军RENQian张振明赵桂玲庞勇宋国正侯伟杨凯赵广亮李福海PaulWolfgang郑杰雷渊才刘君李凤兰曹川健姚永刚李考学田桂芳张有慧张全来董建生李永波赫万成李长明张世玺 . 林分断面积累积分布的研究. 北京林业大学学报, 2006, 3(3): 86-94.
    [3] 段昌盛王军辉马建伟袁士云杜彦昌 . 秦岭西段锐齿栎林分经营状态评价. 北京林业大学学报, 2009, 6(5): 61-66.
    [4] 李春明 . 利用非线性混合模型进行杉木林分断面积生长模拟研究. 北京林业大学学报, 2009, 6(1): 44-49.
    [5] 张雄清雷渊才陈新美王金增 . 组合预测法在林分断面积生长预估中的应用. 北京林业大学学报, 2010, 7(4): 6-11.
    [6] 颜伟段光爽王一涵孙钊周桃龙符利勇 . 河南省栎类和杨树林分断面积和蓄积生长模型构建. 北京林业大学学报, 2019, 41(6): 55-61. doi: 10.13332/j.1000-1522.20180311
    [7] 马静怡黄华国黄侃邢路 . 基于16线阵TLS数据的单木识别及林分断面积估测研究. 北京林业大学学报, 2018, 40(8): 23-32. doi: 10.13332/j.1000-1522.20180016
    [8] 惠刚盈赵中华张弓乔 . 基于林分状态的天然林经营措施优先性研究. 北京林业大学学报, 2016, 13(1): 1-10. doi: 10.13332/j.1000--1522.20150358
    [9] 周丹卉贺红士李秀珍周春华王绪高陈宏伟 . 小兴安岭不同年龄林分对气候变化的潜在响应. 北京林业大学学报, 2007, 4(4): 110-117.
    [10] 李连强牛树奎陶长森陈羚陈锋 . 妙峰山油松林分结构与地表潜在火行为相关性分析. 北京林业大学学报, 2019, 41(1): 73-81. doi: 10.13332/j.1000-1522.20180304
    [11] 徐程扬张华贾忠奎薛康杜鹏志王京国 . 林分密度和立地类型对北京山区侧柏人工林根系的影响. 北京林业大学学报, 2007, 4(4): 95-99.
    [12] 章志都徐程扬蔡宝军李翠翠袁士保杨程彭强金桂香 . 林分密度对山桃树冠结构的影响研究. 北京林业大学学报, 2009, 6(6): 187-192.
    [13] 赵匡记王利东王立军贾忠奎马履一 . 华北落叶松蓄积量及生产力研究. 北京林业大学学报, 2015, 12(2): 24-31. doi: 10.13332/j.cnki.jbfu.2015.02.011
    [14] 杜华 . 昆嵛山赤松林不同林型结构特征与生产力的研究. 北京林业大学学报, 2012, 9(1): 19-24.
    [15] 郭丽娟国庆喜 . IBIS 模拟集水区尺度的东北东部森林净初级生产力. 北京林业大学学报, 2013, 10(5): 1-7.
    [16] 毛宏蕊金光泽 . 氮添加对典型阔叶红松林净初级生产力的影响. 北京林业大学学报, 2017, 39(8): 42-49. doi: 10.13332/j.1000-1522.20160193
    [17] 胡乘风陈巧玲乔雪涛程艳霞 . 阔叶红松林主要树种光合与光谱反射特性及初级生产力研究. 北京林业大学学报, 2020, 42(): 1-13. doi: 10.12171/j.1000-1522.20190364
    [18] 谢力生赵东王继强包仁艳李利平程广有周存宇孙仁山吕建雄王跃思李红贺康宁高莉萍李世荣高峰姜春宁周国逸于志明高林殷亚方孙扬李文彬邢韶华向仕龙李吉跃包满珠郑彩霞王迎红赵有科史常青孙磊葛春华曹全军田勇臣刘娟娟赵勃唐晓杰孙艳玲周心澄张德强高亦珂王清春丁坤善华丽姜笑梅张启翔刘世忠崔国发 , . 青海大通退耕还林工程区林木生产力和水分生产潜力研究. 北京林业大学学报, 2005, 2(4): 28-32.
    [19] 何丽鸿王海燕王璐王岳 . 长白落叶松林生态系统净初级生产力对气候变化的响应. 北京林业大学学报, 2015, 12(9): 28-36. doi: 10.13332/j.1000-1522.20140439
    [20] 莫秋云石娟张丽丽杜晓刘晓丽刁一伟郭惠红张建军陈玮胡建忠赵博光李成茂贾黎明韩烈保张厚江武三安骆有庆梁波申世杰李镇宇马履一张峻萍清水晃宋菲徐文铎王昌俊李文彬王安志邢长山姜笑梅石碧沉昕李景锐崔英颖李海林王小平金昌杰壁谷直记曾凡勇殷亚方赵林果苏德荣蒋艳灵延廣竜彦胡青韦艳葵陈卫平2苗毅徐梅关德新韩瑞东严晓素裴铁璠高述民赵永利徐君王瀛坤蒋平周军李凤兰蒋平 . 地下滴灌条件下杨树速生丰产林生产力及效益分析. 北京林业大学学报, 2005, 2(6): 43-49.
  • 加载中
图(3)表(2)
计量
  • 文章访问数:  3827
  • HTML全文浏览量:  463
  • PDF下载量:  62
  • 被引次数: 0
出版历程
  • 收稿日期:  2018-10-19
  • 录用日期:  2019-03-18
  • 网络出版日期:  2019-07-06
  • 刊出日期:  2019-08-01

用潜在疏密度评价林分长势

    通讯作者: 惠刚盈, hui@caf.ac.cn
    作者简介: 刘瑞红。主要研究方向:森林经营理论与技术。Email:15621560806@163.com 地址:100091北京市海淀区香山路东小府1号中国林业科学研究院林业研究所
  • 1. 中国林业科学研究院林业研究所,国家林业局林木培育重点实验室,北京 100091
  • 2. 甘肃小陇山林业实验局林业科学研究所,甘肃省栎类次生林生态系统重点实验室,甘肃 天水 741022

摘要: 目的林分长势是林分活力的直接体现,疏密度是反映林分密度和长势的重要指标之一。计算疏密度的关键是对标准断面积的准确求算,但在实际应用中标准林分难以判定,标准断面积的可获得性较差,削弱了其可应用性,探求新的指标是解决这一问题的有效途径,因此本研究旨在探究可以替代疏密度的新指标。方法一定的立地条件下,林地生产力是有限的,基于最终产量恒定法则,本研究以长期连续监测且经营数表齐全的杉木试验林分为材料,1989年编制的全国分区杉木标准表为参照,以林分内不同比例较大林木个体的平均断面积与全部林木株数的乘积表示林分生长能够达到的潜在最大断面积,即在50% ~ 80%林木株数比例范围内,以5%为梯度,依次比较不同比例较大林木个体所得潜在最大断面积与标准断面积的差值,求使潜在最大断面积与标准断面积偏差率最小时所对应林木株数比例,并以此为基础,分析天然林中林分断面积与潜在最大断面积的关系,检验潜在最大断面积的计算方法在天然林中的适用性。结果当较大林木株数占总株数比例为70%时,所有试验样地的潜在最大断面积与标准断面积的偏差最小,均在 ± 10%左右,此时,潜在疏密度与疏密度的差值最小;天然林中70%较大林木个体断面积之和与林分断面积呈显著线性关系,故可用70%较大个体的平均断面积与总株数乘积作为潜在最大断面积,来求算潜在疏密度。结论林分潜在最大断面积可以70%较大林木个体平均断面积与林木总株数的乘积表示,所求潜在疏密度可替代疏密度来表征林分长势。

English Abstract

  • 林分状态是指林分在自然条件下的状况,表征林分的自然属性[1]。林分状态的优劣决定森林生态系统的稳定性,关系到森林经营的必要性和紧迫性。林分状态各指标直接影响林分状态优劣的评估与判断,对各指标的恰当表达与指标值的准确计算是正确评估林分状态的关键。林分状态由林分结构和林分活力组成,林分长势指林分生长优劣的态势,是林分活力的直接体现[1]。林分长势可用林分疏密度和林分空间优势度表达[2]。在此涉及到两个重要概念——林分断面积和最大断面积。林分断面积是林内所有林木胸高断面积之和,林分平均断面积为林分断面积与林木株数之比,反映林分整体的大小优势程度,也是表达林分密度的指标之一[3];最大断面积反映该林分的潜在生产力,其值越大林分越有优势[2]。林分疏密度是林分断面积与标准林分断面积之比。求算疏密度的关键在于标准断面积的求算。标准林分被定义为“最完善和最大地利用了所占空间的林分”[4],只进行了定性的描述,没有量化的指标,实际应用中存在难以把握和判别何为标准林分的问题。对于人工纯林,尽管部分树种有编制的标准表可供参照,但标准表的编制工作需在大量踏查的基础上筛选出标准林分,再进行标准表编制,编制过程耗费大量人力物力,因此大多数地区只针对主要栽植树种进行标准表的编制,不能涵盖所有树种。天然林多为混交林,树种组成复杂,对此杜纪山和李悦黎[5]提出了分树种计算混交林标准断面积的方法,但鉴于部分树种无标准表,此方法在应用方面仍存在一定困难。为此,惠刚盈等[1]提出潜在疏密度的概念,以替代疏密度。潜在疏密度用林分断面积与潜在最大断面积之比表示,同样地,求潜在疏密度的关键在于求潜在最大断面积。林分中的最大林木个体反映了该林分在此立地条件该年龄阶段林木个体的潜在大小。因此,林分中所有林木株数与最大个体的断面积的积为林分在此立地条件下此年龄阶段的潜在最大断面积[2]。虽然林分中最大个体在一定程度上能代表该林分内林木个体所能达到的大小,但林分整体在实际生长中不是所有林木个体都能达到最大个体的大小,且在混交林中,不同树种生长速率不同,相同年龄阶段的不同树种,其优势木个体大小也有差异[6]。故以单个树种优势个体大小推算林分潜在最大断面积只能代表一种理想值。在实际生产中,以林分中部分较大个体断面积的均值替代林分中最大林木个体的断面积,其与林木总株数的积表示林分潜在最大断面积更符合林分现实生长状况。因此,惠刚盈等[1]将林分潜在最大断面积定义为林分中50%较大林木个体的平均断面积与林木总株数的乘积,以此计算潜在疏密度[1]。此处50%仅是经验性数值,用于林分之间长势的相对比较无可争议,但在林分状态的评价中,指标值的大小直接影响林分整体状态值的大小,进而影响林分整体状态的评估和林分经营策略的制定,故有必要对林分潜在最大断面积、潜在疏密度的值进一步准确计算。本文以杉木人工林为例,以标准表作为参照,探索林分潜在最大断面积与林分断面积之间的关系,寻求计算林分潜在最大断面积的方法,以求算潜在疏密度来描述林分长势。

    • 研究选择人工林和天然林两种森林类型,分别为江西分宜县大岗山杉木(Cunninghamia lanceolata)人工林,东北蛟河地区红松(Pinus koraiensis)阔叶混交林、西北小陇山栎类针阔混交林和栎类阔叶混交林3种不同类型的天然林。

      杉木试验林分经营数表齐全,有杉木密度试验的连续监测数据[7-9]且有已完成编制的林分断面积、蓄积标准表[10]可作为参照。该林分于1981年采用裸根苗营造,共设置了5种不同密度,分别为1 667株/hm2(A)、3 333株/hm2(B)、5 000株/hm2(C)、6 667株/hm2(D)和10 000株/hm2(E)。试验林分位于大岗山(114°30′ ~ 114°45′E,27°30′ ~ 27°50′N),为低山地区,海拔250 m,年平均气温16.8 ℃,年平均降水量1 656 mm,蒸发量1 503 mm,属南亚热带季风气候区。

      红松阔叶混交林位于吉林省蛟河林业实验区管理局东大坡经营区内(127°35′ ~ 127°51′E,43°51′ ~ 44°05′N)。地势较为平坦。该区气候属于温带大陆性季风山地气候,夏季温热多雨,冬季寒冷,年平均气温3.5 ℃。年平均降水量700 ~ 800 mm。林分为以红松为主要树种的针阔混交林,阔叶树种主要有色木槭(Acer mono)、白牛槭(Acer mandshuricum)、千金榆(Carpinus cordata)、胡桃楸(Juglans mandshurica)、水曲柳(Fraxinus mandschurica )、椴树(Tilia tuan)等。西北针阔混交林、阔叶混交天然林位于甘肃小陇山(104°22′ ~ 106°43′E,33°30′ ~ 34°49′N),海拔1 446 ~ 1 472 m,年平均气温7 ~ 12 ℃,年平均降水量600 ~ 900 mm,属暖温湿润−中温半湿润大陆性季风气候类型。以针叶为主的混交林为分别以油松(Pinus tabuliformis)、华山松(Pinus armandii)为优势树种的针阔混交林,阔叶树种主要有青麸杨(Rhus potaninii)、锐齿栎(Quercus aliena var. acuteserrata)等;阔叶混交林以锐齿栎、鹅耳枥(Carpinus turczaninowii)、小叶鹅耳枥(Carpinus turczaninowii)、领春木(Euptelea pleiospermum)、三桠乌药(Lindera obtusiloba)、光叶泡花树(Meliosma cuneifolia var. glabriuscula)为主要树种。3种天然林的基本概况见表1

      表 1  天然林林分基本概况

      Table 1.  Basic situation of natural forest

      样地
      Sample plot
      天然林类型
      Natural forest type
      平均胸径
      Average DBH/cm
      林分密度/(株·hm− 2
      Stand density (tree·ha− 1)
      坡度
      Slope degree/(°)
      坡向
      Slope aspect
      森林面积
      Forest area/m2
      a 红松阔叶混交林
      Pinus koraiensis-broadleaf mixed forest
      18.11 1 186 17  西北 Northwest 100 × 100
      b 22.46 800 9  西北 Northwest 100 × 100
      c 21.81 748 11  北 North 100 × 100
      d 20.78 824 12  北 North 100 × 100
      h 栎类针阔混交林
      Conifer-broadleaf forest dominated by Quercus spp.
      17.03 1 266 21  东 East 30 × 30
      i 16.15 1 833 31  南 South 70 × 70
      j 栎类阔叶混交林
      Broadleaf mixed forest dominated by Quercus spp.
      13.81 1 478 32  西南 Southwest 70 × 70
      k 17.05 1 336 37  东北 Northeast 60 × 60
    • 在一定的立地条件下,林分密度增加到一定程度后总收获量遵循最终产量恒定法则,即林地的生产力是有限的[6,11]。在既定立地条件下,林分在某个年龄阶段所能达到的最大断面积为林分在该年龄段的潜在最大断面积。类比标准断面积的概念,潜在最大断面积是指该林分在当前状态下断面积生长所能达到的最大值。

      林分断面积:

      $ \begin{aligned} & \;\\ & G = {\bar g} n \end{aligned} $

      式中:$\bar g$为林木平均断面积,n为林木株数。

      当林分内林木株数一定时,断面积达到理想值是林木个体平均断面积增大的结果。

      以林分内一定比例较大林木个体的平均断面积为林分潜在平均断面积,林分潜在最大断面积为潜在平均断面积与林木总株数的积。

      林分潜在最大断面积:

      $ {G_{{\rm{max}}}} = {\bar g_{_X}}n $

      式中:${\bar g_{_X}}$为一定比例较大个体平均断面积,n为林木株数。

      以标准表为参照,求使潜在最大断面积与标准断面积差值最小时X的值,以此作为林分潜在最大断面积对应林分较大个体的比例。标准林分是在既定地位指数和一定作业条件下,就某一树种能获得平均最大收获的林分[4,12-13],即林分断面积或蓄积达到最大。标准断面积指标准林分的断面积,潜在最大断面积的意义与标准断面积相似,都表示林分的最大断面积,是对林分生产潜力的一种估计,表示林分断面积在当下的年龄和既定的立地条件下能达到的理想值。其主要区别在于标准断面积以标准林分为参照,潜在最大断面积以各林分自身为参照。疏密度是林分实际断面积与标准林分断面积之比,比值大小反映现实林分与理想状态林分长势之差。潜在疏密度的表达形式与疏密度相似。

      疏密度(B):

      $B = {{\overline G}}/G $

      式中:$\overline G$为林分断面积,G为林分标准断面积。

      潜在疏密度(B0):

      $ {B_0} = {{\overline G}}/{G_{{\rm{max}}}} $

      式中:Gmax为林分的潜在最大断面积[1]

      标准表以回归经验式为依据,采用平移提高法编制[7]。求算潜在最大断面积是以一定比例较大个体平均胸径作为林分潜在的平均胸径,该比例下较大林木的平均断面积与总株数的积作为潜在最大断面积,即在种群数量(一定面积上的林分株数)不变的情况下将其个体大小均值提高。求X的值时,选取密度适当,对林地利用程度高的试验林分。在5种密度的林分中,根据生长状况与株数密度的变化,选取最大株数密度、不同年龄阶段的林分。

      以不同的X值计算潜在最大断面积,并与查表获得的标准断面积比较,偏差率最小所对应的X值即为所求。偏差率公式如下:

      $ D = \left( {{G_{{\rm{max}}}} - G} \right)/G \times 100 {\text{%}} $

      式中:D为偏差率,G为标准断面积,Gmax为潜在最大断面积。

      计算潜在疏密度与疏密度的偏差率,公式如下:

      $ {D_B} = \left( {{B_0} - B} \right)/B \times 100 {\text{%}} $

      式中:DB为偏差率。

      天然林组分复杂,树种、年龄各不相同,对其标准断面积的求算比较困难。以人工林中潜在最大断面积的求算方法为基础,探究天然林林分断面积与潜在最大断面积之间是否存在线性关系,验证潜在最大断面积在天然林中的适用性。

    • 由不同年龄阶段林分15组试验杉木人工林断面积与潜在最大断面积的偏差率随选取较大林木比例变化的情况(图1)可以看出,偏差率的绝对值随X的取值的增大先减小后增大,当较大个体的比例为50%时,偏差率为正,即潜在最大断面积大于标准断面积;随着X的增加,潜在最大断面积与标准断面积的偏差逐渐减小,当较大个体比例约为70%时,整体上全部试验样地的潜在疏密度与疏密度的偏差最小,大部分都在10%以内,以0为中心集聚。当较大个体比例大于70%,偏差率绝对值随着较大个体比例的增加又逐渐增大。说明以较大个体比例为70%所求潜在最大断面积可以替代标准断面积。

      图  1  潜在最大断面积与标准断面积的偏差率

      Figure 1.  Deviation rate between potential maximum basal area and standard basal area

    • 由潜在疏密度与疏密度之间的大小变化关系(图2)可以看出,当选取70%较大林木个体时,潜在疏密度与疏密度的偏差率最小,都在10%以内,非常接近。因此,以70%较大个体林木的平均断面积为潜在平均断面积,其与林木总株数之积作为林分潜在最大断面积,所求潜在疏密度与疏密度也最相近。

      图  2  潜在疏密度与疏密度的偏差率

      Figure 2.  Deviation rate between potential density of stocking and density of stocking

      以70%较大个体断面积之和作为林分潜在最大断面积,计算不同天然林潜在疏密度。结果见表2

      表 2  不同天然林样地潜在疏密度

      Table 2.  Potential density of stocking of different natural forests

      样地
      Sample plot
      断面积/(m2·hm− 2
      Basal area/(m2·ha− 1)
      潜在最大断
      面积/(m2·hm− 2
      Potential maximum
      basal area/(m2·ha− 1)
      潜在疏密度
      Potential density
      of stocking
      a30.5743.620.70
      b31.6844.120.72
      c27.9538.810.72
      d27.9538.760.72
      h34.7948.510.72
      i30.2741.840.72
      j27.4836.360.76
      k28.6635.780.80
    • 林分的断面积反映林分目前的长势[14],潜在最大断面积表示该林分目前所具有的生产潜力,二者在一定程度上具有一致趋势,即长势表现良好的林分其生产潜力也大。对不同天然林试验林分断面积与潜在最大断面积作回归分析发现二者呈显著线性关系,R2 = 0.89(图3),且将人工林所得70%的值,应用于天然林对应求得的潜在疏密度的范围为0.7 ~ 0.8,属一般林分合理的疏密度区间。故认为所得值70%也适用于天然林。

      图  3  林分断面积与潜在最大断面积的回归分析

      Figure 3.  Regression analysis of stand basal area and potential maximum basal area

    • 以林分中部分较大个体平均断面积表示林分潜在平均断面积,其与林木总株数的乘积代表林分生长所能达到的理想断面积符合现实林分生长状况,是一种合理的方法。通过比较较大林木株数比例为50% ~ 80%时,潜在最大断面积与标准断面积、潜在疏密度与疏密度的偏差率大小,当选取的较大个体比例为70%时,整体偏差率值最小,得出潜在最大断面积为70%较大个体平均胸径对应断面积与林分林木总株数之积。在天然林中,70%较大个体对应潜在疏密度与一般林分疏密度取值范围相同,且用于林分长势评价时,其值能够适当反映现实林分生长状态的优劣。因此,该求算潜在疏密度的方法在天然林中也适用。本研究将提出的经验值进一步准确化,用于林分状态评价时其整体取值更加协调、合理。

    • 编制标准表需要投入大量的调查与计算,常以气候区等森林区域为研究单位,其结果亦是针对整个区域的森林进行估计[7],若具体到某个林分小班,由于立地条件等差异导致其精确度降低。使用本文提出的方法求算潜在最大断面积的优越性在于以林分自身为参照,可以避免以标准林分(其他林分)为参照时因立地条件差异所引起的误差;以优势木平均胸径及冠径确定标准断面积的方法,求标准断面积需知优势木胸径与冠径,但冠幅的测量往往误差比较大,准确性差;潜在最大断面积法求算过程只需胸径,胸径调查易操作且测量准确度高,结果可达到较高的准确度。以较少数优势木代表林分[15],用较多的林木能更好地代表整个林分的状况;同时,研究表明优势木平均胸径及冠径确定标准断面积法所求标准断面积对针叶树种所求接近全部生长期生长潜力,对阔叶树种,更贴近现实生长过程表[15],说明其适用于针叶林,对阔叶林和针阔混交林适用性差。分树种分别计算的混交林疏密度的计算方法[5]依赖于知道主要混交种的标准表的情况,对于没有标准表的树种,无法求得疏密度。应用较大个体平均断面积法以林分自身为参照,不分具体树种,只需林木个体胸径,可直接求算潜在最大断面积及疏密度。研究所得采用70%较大林木个体时,求得潜在最大断面积接近标准断面积。根据克拉夫特林木分级法,70%比例正好也是一般林分内优势木、亚优势木、与中等木所占比例之总和。健康、稳定、优质、高效是森林生长的理想状态,这也在一定程度上说明以生长状态优良个体的平均断面积与总林木株数求算潜在最大断面积是一种合理的方法。

参考文献 (15)

目录

    /

    返回文章
    返回